“同门”相互扶持,久立特材押中永兴材料3年暴赚40亿

管理 970 0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app 

  仅用3年的时间,久立特材就通过投资浮盈40亿元。2019年的永兴材料处于十字路口,彼时其主要业务还是不锈钢,不过,当年永兴材料选择重金砸向新能源。此后,新能源如火如荼,永兴材料股价走高,市值暴涨。而在2019年成为永兴材料二股东的久立特材也赚得盆满钵满。抽丝剥茧后发现,永兴材料与久立特材关系匪浅,二者此前曾是“同门”。

  距离解禁期还有20天,永兴材料二股东便迫不及待抛出了减持公告。

  11月17日,久立特材公告称要减持永兴材料1500万股,套现金额或为19亿元。

  据悉,2019年以不锈钢为主营业务的永兴材料得到久立特材的青睐,前后花5.4亿元成为永兴材料的二股东。

  同样是在2019年,永兴材料开始转型新能源,搭上新能源的快车后,永兴材料身家暴涨。短短三年时间,市值从50亿涨至500亿,翻了10倍。而“伯乐”久立特材也收益颇丰,手中所持股份市值从此前的5.4亿元最高暴增超63亿元,翻了整整10倍。

  有意思的是,永兴材料与久立特材两者是身出“同门”久立集团的关系。

  三年暴赚40亿

  三年赚超40亿,久立特材投资永兴材料的收益远超近几年自身经营所得。

  11月17日晚间,永兴材料公告,公司第二大股东久立特材在1年内通过大宗交易逐步出售永兴材料1500万股。

  倘若按照永兴材料17日收盘价127.86元/股来计算,久立特材的套现金额约为19.2亿元。

  公告显示,久立特材合计持有上市公司3600万股,持股比例为8.68%,若完成该次股权出售,久立特材持股比例降至5.06%。

  值得一提的是,永兴材料披露减持的日期,距离久立特材所持股份解禁尚有20天。对于出售股权的原因,久立特材表示,随着公司经营规模的不断扩大及在建、在研项目的持续推进,公司基于管理、业务、资金等方面的综合考虑,集中优势资源支持主业发展,增强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

  事实上,久立特材对永兴材料的投资要追溯至2019年6月份。

  当年6月,久立特材通过大宗交易14.00元/股的价格买入永兴材料1036万股,占永兴材料当时总股本的2.8778%,交易总价为1.45亿元。

  与此同时,二者还签订了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内容,二者将在供应链、关键技术上进行合作,以实现上下游产业链一条龙服务。此外,久立特材还表示拟以自有资金不超过6亿元购买永兴材料10%—20%的股票。

  同年11月下旬,久立特材再次出手。彼时,其协议转让方式受让永兴材料董事长高兴江持有的2564万股,交易价格15.4元/股,交易总价为3.95亿元。

  在完成上述交易后,久立特材合计持有永兴材料3600万股,持股比例为10%。此后,后者经股权激励限售股登记上市、可转换公司债券转股以及非公开发行事宜后,其股本总数由3.6亿股增加至4.15亿股,久立特材持股比例稀释至8.68%。

  与此同时,久立特材还承诺3年内(2019年12月5日至2022年12月5日)不减持标的公司股票。

  也就是说,久立特材拿下3600万股共计花了5.4亿元,若按照17日收盘价来算,其持仓市值高达46亿元。短短三年,久立特材暴赚超过40亿元。

  永兴材料与久立特材身出“同门”

  久立特材和永兴材料的关系浮出水面。

  股权交集之外,永兴材料与久立特材还是合作伙伴。在2019年11月份前者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中,永兴材料表示,公司主要客户包含中石化、久立特材、武进不锈等公司。

  此外,环球老虎财经还发现,二者或是“同门”,且二者的主要人员此前交叉出现在对方公司。

  根据久立特材2009年的招股书,2006年12月9日,久立集团出让所持湖州久立特钢有限公司所有股权,持股比例为10%。而后者是在2000年由破产的国营湖州钢铁厂重新组建,组建者正是久立集团。湖州久立特钢成立之际,久立集团重要人员高兴江临危受命成为掌舵者。当时的湖州久立特钢就是现在永兴材料。

  而久立集团是久立特材的控股股东,截至今年三季度,持股比例为34.40%。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久立特材招股书显示,自2006年6月13日,周志江不再担任永兴特钢董事,而久立特材目前的董事席位也有周志江,且其是久立特材的实控人。

  搭上新能源,股价3年涨10倍

  久立特材前脚入股,永兴材料就将证券名称更改为永兴材料,并开始大力发展锂电业务。

  2019年8月12日,永兴材料公告表示,永兴特钢这个证券名称不能涵盖公司现有业务,因此将证券名称改为永兴材料,与此同时还表示投资8.9亿建设年产1万吨电池级碳酸锂及上游配套项目,发展锂电材料业务,且该项目建设已经进入收尾阶段,双主业发展日渐明确。

  同时,永兴材料还表示将公开发行可转债募集资金不超过7亿元,其中超过4.6亿元的资金将用于新能源。

  年底,永兴材料公告花桥矿业已成为其控股子公司。根据上市公司年报,花桥矿业累计查明控制的经济资源量矿石量4507.30万吨,开采规模为100万吨/年,是公司未来锂云母和碳酸锂生产原材料的主要保障渠道。

  此外,其联营公司花锂矿业拥有白水洞高岭土矿采矿许可证,累计查明控制的经济资源量矿石量730.74万吨,开采规模为25万吨/年,而永兴材料亦是与之签订合作协议,为发展锂电材料业务提供了资源保障。

  2020年年的年报也透露了其进一步加大对新能源的布局。比如,对“永兴转债”新能源项目的主要实施主体(江西永兴新能源)进行增资,金额为4.5亿元,后者是永兴材料的全资子公司。

  一套组合拳下,永兴材料新能源逐渐成为公司的营收支柱。数据显示,2019至2020年,永兴材料锂矿采选及锂盐制造业营收分别为1556万元、3.07亿元,营收占比分别为0.32%、6.17%。2021年至2022年上半年,这部分的营收分别为12.2亿元、30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7亿元、21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298.65%、1846.05%;营收占比分别为20%、47.10%。

  业绩暴涨之际,股价亦是一飞冲天。

  Choice数据显示,2019年6月至今,永兴材料股价期间变动为718.97%,期间最高价一度达到175.99元/股。14.92元/股涨至175.99元/股,涨幅近12倍。

  永兴材料实控人更是在《2022年胡润全球富豪榜》占据了一席之地。其凭借195亿元财富,首次登上该榜单,位列第1155位,成为今年浙江湖州地区富豪榜最大赢家之一。

  投资收益占久立特材净利润10%

  投资业务玩得风生水起的久立特材,主营业务却易受诸多客观因素的影响。

  资料显示,久立特材主要业务是工业用不锈钢管及特种合金的管材、管件、法兰,棒材及管道预制件的研发、生产以及销售,在不锈钢产业链中属于中游企业。

  其中,海外业务营收占比20%至30%之间,然而疫情因素以及各种政策下,这部分业务极易受影响。

  久立特材2019年至2021年业绩来看,其营收为44.37亿元、49.55亿元、49.55亿,同比变动分别为9.20%、11.68%、20.56%;同期应对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00亿元、7.72亿元、7.94亿元,同比变动分别为64.68%、54.29%、2.92%。其中,2021年净利润增速创4年新低。

  对此,久立特材在财报中表示,营业收入下降33.78%,主要系部分产品出口退税取消对境外业务在短期内造成不小冲击,导致本期接单量下降,且在手订单及新接订单利润空间均受到一定程度的挤压。

  此外,久立特材业务也极易受原材料影响。

  据悉,其营收板块主要分为无缝管、焊接管、管件以及其他,前两者合计营收占比在80%以上。

  值得一提的是,无缝管、焊接管的原材料为不锈钢卷板和不锈钢平板,这两项原材料在2021年占据营业成本比重分别为72.63%、87.97%,就意味着其业绩极易受原材料掣肘。

  这一点久立特材也业绩报中表示,未来若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原材料采购将占用公司更多的流动资金,从而加大公司资金周转的压力。

  原材料压力下,久立特材的业绩也受影响。不过,在永兴材料投资收益的“润色”下,稍显平滑。

  久立特材2021年财报显示,其权益法核算的长期股权投资收益7921万,2020年则是2512万;而久立特材的长期股权投资则包括永兴材料,权益法下确认的投资损益7869万,占2021年久立特材净利润的10%。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