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们牵挂的地方”(新时代・面孔)

管理 927 0
“这是我们牵挂的地方”(新时代・面孔)-第1张图片-生活照片记录

  图为东旺乡高寒荒滩。   云南省公安厅供图

“这是我们牵挂的地方”(新时代・面孔)-第2张图片-生活照片记录

  杨晓勋(右)和扎史尼玛询问老人生活情况。   蔡树菁摄

  横断山区腹地,山高谷深,临崖峭壁中开出一条路,东旺乡凿在了岩石缝里。

  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香格里拉市东旺乡,全乡最高海拔5050米,总人口6000多人,分散在1200多平方公里内的54个村民小组,超半数都在海拔3300米以上的山地上。地处滇川两省交界,东旺乡藏在群山中,极其偏僻。地形复杂、人员分散,香格里拉市公安局东旺派出所11名年轻的民辅警坚守在这里,守护着群众平安。

  不久前,记者走进东旺乡,从海拔约2200米的峡谷深处出发,一路到达海拔约4500米的执勤点,穿行在高山峡谷间,感受基层民警的工作点滴。

  海拔2200米――

  岩石缝里的路

  “现场走一遭满嘴都是尘土,这里的民警‘土得掉渣’”

  东旺有多远?

  过去,从香格里拉市区出发到东旺,直线距离200多公里,得翻越两座大小雪山垭口。

  东旺派出所副所长杨晓勋2016年初去东旺,从香格里拉市区出发,看着路两旁的山体,从郁郁葱葱的林木逐渐变成光秃秃的岩壁。雪天行车8个半小时后,仅有的两条石子路旁立着几排矮房子,眼前似乎有了乡镇的模样,东旺乡终于到了。

  2017年,滇川通道通车,这条蜿蜒在峡谷间、连接滇西北和川西的公路修建耗时近10年,被称为“岩石缝里的路”。至此,东旺到香格里拉市区不用再翻两座雪山,车程缩短到3个半小时。公路一侧是风化斑驳的岩壁,另一侧是奔涌的东旺河。由于气候及海拔原因,山体几乎没有植被覆盖,一到雨季时常伴随泥石流、塌方。山脚每隔一段路就有长期停放的挖掘机,以备应对道路紧急情况。

  杨晓勋每周都要开着车在滇川通道东旺段53公里公路上开一个来回,“这样能用驾驶员的视角去观察道路上有没有安全隐患,虽然多费些时间,但能尽可能保障交通安全。”

  今年年初,滇川通道某段山体突发塌方,车辆无法通行,派出所警力立马赶到现场救援。山顶滑落的巨石将路面砸出深坑,扬起的沙尘将河水染出黄晕。刚到所里不久的民警张磊感叹:“现场走一遭满嘴都是尘土,这里的民警‘土得掉渣’!”

  东旺海拔落差大,2019年,时任东旺派出所所长李建中因长期在高海拔地区工作患上高血压,无法继续在东旺工作,组织上急需一位有经验有能力的干警去接任。“虽然说算是去当领导,可大家都明白,这个地方很艰苦。”香格里拉市公安局副局长鲁建国说。

  现所长层国华此前在基层派出所已工作10年,工作经验丰富,得知东旺需要警力,他主动请缨。来到东旺派出所后,层国华回家的频率从一周一次变成了几个月一次,这也是东旺派出所所有民警的常态。

  海拔3500米――

  中心村高原牧场

  “翻过这些山,才能离群众更近些”

  到达东旺派出所驻地已是中午时分,派出所里除了在值班室负责指挥调度的层国华和户籍民警赵继昌,其余警务人员均外出到辖区内的各个村子或在道路卡点执勤。“一般下乡一去就是一整天,要到天黑才赶得回来。”层国华说。

  这天下午,派出所服务大厅来了一名中年女子,急切地向赵继昌咨询补办身份证事宜:“原本想着带我妈妈上市里看病,可她的身份证丢了,现在还住在牧场上,老人家腿脚不太好,这该怎么办?”

  “我们可以上门帮忙办理。”经过询问,赵继昌得知老人叫七央宗,住在中心村的高原牧场上。“留下联系方式,我下午交接班后,就去帮忙补办。”天色已晚,交接班完成,赵继昌带上补拍身份证照片的装备――一张白色背景布、一台相机和补光灯,辅警扎史尼玛问清楚七央宗老人的牧屋所在地,二人便开车出发了。

  夜间行车1个多小时,周遭漆黑,车子停在一处土坡前,顺着车灯只看得到一段无法行车的逼仄小道。下车探道,只听得悬崖下淌水哗哗响。摸黑走上山梁小道,路陡土滑,路左约莫5米便是陡峭山崖,一行人徒步徐行,这才来到七央宗老人所在的牧屋。

  临时牧屋没有通电,屋内一片漆黑,赵继昌需要插电的补光灯没啥用。邻居们闻声前来帮忙,拿出各自家中的太阳能充电灯,点亮了牧屋一角,形成了一个简易“摄影棚”。摄影师的镜头前,七央宗老人坐在人群中间面带笑容,一张略有瑕疵但符合标准的证件照在这个海拔3500米的高原牧场拍好了。

  走之前,赵继昌塞给老人一张小卡片,不忘嘱咐:“奶奶,这上面是我的电话,如果需要帮忙,可以随时打我的电话。”“谢谢,谢谢……”牧民们手中提灯,照亮民警的下山路。

  回去的路上,赵继昌感慨:“翻过这些山,才能离群众更近些。”

  海拔4900米――

  执勤的最高点

  “遇到走路走不过去的雪地,就双手双脚爬过去”

  胜利村村委会特牙村民小组,海拔约4100米,是东旺乡海拔最高的村民小组。这天一大早,杨晓勋和扎史尼玛一道,从派出所出发驱车3个半小时,来到特牙村为村民进行交通安全教育和反诈宣传。

  杨晓勋刚停好车,一位头发花白的村民老远就过来迎接,握住杨晓勋的手向他“炫耀”刚配的助听器。老人名叫格茸批初,此前杨晓勋来村里时注意到,老人耳朵听力下降严重,每次村里开宣讲会,他都要对着老人的耳朵大声再讲一遍,老人才能听清楚。回到派出所后,杨晓勋专门为老人向红十字会申请配备了助听器,时隔一个月再次来到村子里,老人的助听器已经配备好。

  “我们下乡入户,一方面是做好相关宣传保障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另一方面可以近距离了解群众诉求。”杨晓勋介绍,所里的每名民警,每周至少有3天要下乡入户,但由于各个村民小组分布在不同山头,基本一天只能去到一个。

  长期在高海拔地区工作,东旺派出所的小伙子们个个皮肤晒得黝黑,而他们的最高执勤点,在海拔4900米以上的雪山之巅。

  人在山上走,雄鹰飞在脚下。每年五六月是当地虫草采挖季,附近村民都会来到东旺乡辖区内的虫草山。山上条件恶劣,采挖过程中群众时有突发高血压、肺气肿。东旺派出所的民警们则会分批进驻,为他们测量血压,一旦发现危险马上帮忙。

  “每年市里也会抽调警力执勤,民警们每天都要沿着海拔4700米到4900米的山脊线巡逻,往返将近20公里。在这里,走两步就得歇两步,最厚的雪能到大腿根部,遇到走路走不过去的雪地,就双手双脚爬过去,再不行就想着法子滑过去。”香格里拉市公安局政委和旭东说。

  海拔2200米――

  东旺派出所

  “条件虽然艰苦,但我们苦中作乐、乐在其中”

  滇川通道是东旺通往外界的重要通道,东旺派出所绝大部分物资补给都得通过这条公路运进来。2019年,受持续降雨影响,滇川通道东旺段发生泥石流灾害,该路段道路交通中断多日,物资补给车辆无法通过。

  尽管所内的储备物资还足够民警们应急一段时间,但新鲜的蔬菜、肉类则彻底断供。

  一天清晨,层国华打开派出所大门,门口摆了满满一地用大小麻袋装的青稞面、肉干、糌粑、酥油,还有一些装在箱子里。

  层国华一时间愣了神,一个小伙子背着麻袋从路旁走来,放下袋子一脸憨笑。一番询问后层国华得知,乡里村民们听说道路受阻,民警的粮食运不进来,都以为民警们快没饭吃了。各个村民小组不论远近,每家每户都拿出些自家的粮食,派年轻人送到所里来。民警们纷纷出来道谢,小伙子说:“不用感谢我们,自家人吃自家的东西要什么感谢。”

  层国华感慨道,“村民们质朴,后面我们跟他们说吃不完浪费,才逐渐不再送粮食过来。”

  全心全意服务,换来的是村民们的真情回报。层国华发现,最近下乡,村子里的孩子们见到警察就冲他们敬礼。乡里警力少,但维护治安的力量却不少。东旺乡的5个村委会都成立了治保会,统筹各村治安管理。村民们自发成立了治安巡逻队,协助民警巡逻执勤。

  杨晓勋说:“多年后再看东旺的山山水水,这些荒滩峭壁,有一种别样的美。”“这是我们牵挂的地方,条件虽然艰苦,但我们苦中作乐、乐在其中。”层国华说。

  《 人民日报 》( 2022年11月17日 11 版)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