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4枪案(714枪案是真实事件改编的吗)

管理 937 0

1979年2月,越南。

为了一项项侦察任务,一名身手矫健的战士,一次次隐藏在丛林之中。

丛林隐藏能力名声在外的越南士兵对于他,无可奈何,只能任由他完成侦察任务。

这名侦察兵一次次成功地将打探到的越军情报带了回来,为我军立下战功。

十几年后,在海南,这个战士仿佛当年一样,小心翼翼地埋伏在山林之中。

而这一次,他是为了逃避武警部队的追捕!

这十年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什么让曾经的英雄战士变成了逃犯?他又到底做了什么,使他陷入被追捕的窘境?

(刘进荣)

一、矫健小伙越南立战功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刘进荣出生在广东省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东方县(今海南省东方市)的一个叫佳头的黎族村落中。

海南是一个热带省份,多山脉、深林。

刘进荣自幼开始,便习惯于和伙伴们在深山老林中钻来钻去探险、游玩。

因而,他对山林非常熟悉,有很强的野外生存能力。

刘进荣在1976年入伍以后,他部队的首长为此十分欣赏他,让他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侦察兵。

那时,我国 *** 还没有建立特种部队体系。

作为侦察兵,其主要任务是深入敌后,侦察敌军事目标的位置、捕捉敌方俘虏、为我火炮及空中打击提供详实的地理坐标和破坏情况,进行目标指示、对战役发起前敌军动态进行侦察等等。

简而言之,侦察兵就是战场上的特工,是常规部队中的特种部队!

刘进荣能担此重任,正是源自他跟山林密切相关的生活经历。

而他将承担的责任,还不至于此。

这一时候,越南黎笋 *** 开始暴露出他们的帝国主义与地区霸权主义野心,先后侵略老挝、柬埔寨等国,并且在中越边境无端挑起事由,破坏中越边境附近中越两国人民原本密切的革命友谊关系,在国内进行疯狂的反华宣传。

为了捍卫中国和越南人民的友好关系,1979年,我国 *** 正式展开了军事行动,而刘进荣也被调入中越边境,担负起了军人的使命与责任。

(对越反击战战士)

越南的地理环境和海南很像,刘进荣不用多长时间马上就适应了越南的山林,像出入老家的山林一样自由的出入。

越军的许多情报,都被他轻而易举的侦查探测到了。

在战地上,他被临阵提拔为一个侦察班的班长。

虽然仅仅一个月后,我军便在优势战况的情况下主动撤军。

刘进荣出色的侦查表现,使他获得了神 *** 的称号和三等功的荣誉。

这以后,刘进荣在边境继续待了两年,保家卫国,直至退役。

二、失意归乡英雄成混混

戴着大红花、戴着功勋章,战争英雄刘进荣回到了家乡。

村民与地方干部们都为这个走出过大山的小伙子感到高兴,为他召开了回乡庆祝会。

坐在部队送他归乡的卡车上,远远地就听到敲锣打鼓的声音。

向前望去,是乡亲们在进村前的土路上排成两列,载歌载舞,夹道欢迎,等待着刘进荣归来。

一下车,刘进荣就立即被拥簇而来的乡亲们迎到庆祝会上。

年轻靓丽的黎族小姑娘和小伙子们纷纷在他的回乡庆祝会上,唱起了祝贺的黎族山歌。

但是刘进荣本人,却一点儿也不高兴。与乡亲们激动的表现相反,刘进荣的心情非常沮丧。

这是因为,刘进荣的战友们因为战功,或是晋了职,或是提了干,或是被保送进了院校,而刘进荣自己呢?因为文化水平不够高,只能戴着一枚军功章退伍回乡务农。

714枪案(714枪案是真实事件改编的吗)-第1张图片-生活照片记录

带着这种心情回乡,刘进荣哪里能够真的静心务农呢?

他成天和村中的一群小混混混在一起,由于他在部队的经验,混成了混混当中的首领。

按理来说,乡亲们应该会很讨厌他们,但是事实不是如此。

当时在这一片,临近的黎族村落间时不时会发生冲突,并且还会发展成村庄械斗。每到这个时候这帮混混们反倒成了护村“功臣”,因此和村民们长期相安无事。

甚至于,刘进荣偶尔还能靠此拿到一点小钱,来补贴家里的生活。

就这样,在金钱的诱惑下,曾经的英雄越发自暴自弃、走向堕落。

1988年三月三,正值黎族人民传统的赛歌会节日,黎家人中的少男少女都穿上了盛装。

赛歌会是一种类似于元宵节的节日,年轻男女在这一天精心打扮上街,互相对歌,寻找中意的恋爱对象进行交往。

(黎族三月三赛歌会)

在刘进荣的家乡佳头村,有一个广受欢迎的年轻“村花”,名叫阿花。

许多佳头村的男青年都想在三月三的日子里,向阿花表达心意,收获爱情。

可是当他们来到阿花面前,都傻眼了。

原来,阿花早就已经跟隔壁中方村的年轻小伙阿土开始对起了山歌。

佳头村的小伙子们眼见阿花与阿土对唱的山歌情意越来越浓,不禁萌发浓浓的醋意:

自己村子里的女孩子,怎么能被隔壁村的人“勾走”呢?

为了抢回本村的姑娘,小伙子们故意搅乱两人的山歌对唱。

矛盾愈演愈烈,佳头村的小伙子们把中方村的阿土和相伴的十几个年轻人团团围住。

作为村子里面的“老大”,刘进荣首当其冲,站在最前面。

一来二去,两村的青年开始对骂起来,局势越来越剑拔弩张。

最终在刘进荣冲动的一拳后,彻底爆发成村斗。

中方村的小伙子们虽然是客场作战,但愈战愈勇。

眼看佳头村的小伙子落入下风,已经急了眼的刘进荣顾不了三七二十一,掏出一把军用匕首,向中方村的小伙子们胡乱刺去。

随着惨叫声连连,刘进荣的匕首一连划伤了许多人,最终刺进了阿土的动脉,让阿土瞬间晕死了过去。

见到这一幕,阿花吓得脸都白了,尖叫起来。

阿花的尖叫,引来了一名正在附近巡逻的民警。

这时严打刚告一段落,这么恶劣的案件还是头一件,以至于民警连手铐都没有准备。

民警向乡亲们要来了绳子,试图将刘进荣绑回警局。

这时刘进荣突然冷静了下来。

再一次杀人的感觉,让他想起了曾经在战场上执行任务的日子。不同的是,他这一次并不会被表扬为“神 *** ”,反而会被当作死囚而被世人唾弃。

想到自己要接受审判,强烈的恐惧将刘进荣包围——他不想死。

他突然飞起一脚,对着民警的会阴狠狠踢去。

民警疼的直打滚时,刘进荣看准时机,“噌”地一下,往山林之间窜去。

不到五分钟,就跑得没了影子。

增援民警带着两个民兵追了起来,再三搜寻都没有找到刘进荣,只好退回警局从长计议。

从此,刘进荣开始了自己的流亡生活。

阿土最终抢救无效不幸身亡,刘进荣成了杀人犯潜逃犯。

公安局安排了民警,24小时不间断监视他的住宅整整半年。

另一头,刘进荣躲进山林里,生活倒自在。

他是侦察兵,有极强的野外生存能力,对于其他人而言属于山林中蛇甚是危险,对他而言却是美味珍馐!

不过,一个人在山里独来独往的生活,久而久之让刘进荣疲乏。

刘进荣不是没有过认命自首的想法,但是此时的他已经坠入了深渊,没有回头路了。

(刘进荣藏匿的山林)

刘进荣最终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反正我现在已经杀了一个人,要判死罪,倒不如干几票大的,弄点钱好好享受享受,反正杀一个人是死,杀几个人也是死,不杀白不杀!

三、为非作歹“大王”终自毙

刘进荣在1988年9月离开了山林,回到佳头村外。

在佳头村附近,他小心地逗留了一天,确认警方真的已经撤走了步哨以后,才进入了村庄。

他以打牌的名义,召集了好几个朋友。

当时正是海南的酷夏,牌友们都热得无精打采,无心游戏时,刘进荣趁机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他们。

这群“烂仔”们一开始有所迟疑:担上死罪的又不是我们,凭什么要跟你一起卖命?

但是当刘进荣对着“烂仔”们讲述他的“宏图伟业”的远景以后,他们再也没能抵挡住金钱的诱惑力。

狐朋狗友们一拍即合,前前后后总共有23个人愿意入伙。

刘进荣许诺了他们什么愿景?

原来,当时正值海南开放,全省范围成立经济特区的契机,又恰逢东方县内开采出了金矿,全国各地不少大小老板们都纷纷涌入这里,进行合法或非法的金矿开采。

山是黎家(黎族)的山,水是黎家的水,挖出来的金子是黎家的金子,凭什么让外人拿了去!

刘进荣这样鼓动他的朋友们。

他们的目标,就是要袭击矿场,抢走金矿老板们存起来的金子。

(金矿)

就这样,“东方帮”成立了。

为了能让成员再无二心,把他们彻底与自己绑在同一条贼船上,东方帮的之一起案件,就是命案。

悲剧发生在广坝农场的金矿工地宿舍中。

刘进荣带着帮派里的十多个人,拿着砍刀和火药枪,气势汹汹地来到工地旁。

看见工地中有百来个青壮年工人,拿着铁锤铁棍来来往往,部队经验使得刘进荣知道此时不该轻举妄动。他命令手下在金矿附近埋伏起来。

这样等了几个小时,天黑了,工人们都回到大工棚中睡了起来。

估摸着工人应该都睡着了,刘进荣一声令下,带着十几个小喽啰冲进工棚。

他先对天放了一枪,把工人从睡梦中惊醒,然后恶狠狠地逼着工人们把钱交出来。

虽然工人人多势众,但是在黑暗中,工人们却没法看清匪徒的人数。

他们只能看到一群匪徒拿着刀枪威胁自己,所以不敢抵抗。

刘进荣扬言称少交一毛钱都要砍死,许多工人在胁迫下,不得不交出自己身上全部的财产。

也有不愿意交钱的工人,比如老工人陈三舍。

他带着儿子陈永发一起来打工,舍不得把钱交给劫匪,趁夜色偷偷把现金塞进枕头底下。

可这一切,被曾经是侦察兵的刘进荣尽收眼底。

(广坝采金景象)

“行啊!老家伙你不要命?好,我就成全你!”

“嘭”地一声,刘进荣对着陈三舍的大腿开了一枪,霰弹把他的腿都打断了。

陈永发见父亲被打伤,一时管不了那么多,抄起一把椅子就冲过来想和刘进荣拼命。

手里的土枪只能开一发子弹,刘进荣把枪扔下,拿起军用匕首准备和陈永发扭打起来。

居然有人敢和自己拼命?刘进荣很是生气,他非得把这家伙杀死不可。

刘进荣是部队里专业训练出来的人,普通的工人哪里能够和他搏斗?

不到三秒钟的时间,刘进荣就用军用匕首对陈永发胸部、腹部要害连捅几刀,让陈永发在痛苦的惨叫中断了气。

其他的工人们见匪首真是杀人越货之徒,都大惊失色,浑身发抖,纷纷主动地把钱财全部交了出来,甚至包括本来藏在衣服缝里夹带出来的金矿石。

随后,刘进荣又带着队伍洗劫了金矿里的资产,总共掳走七八万。

陈永发当场死亡,陈三舍后来也不治身亡。

案发初期,警方还没有把这起案件和刘进荣联系起来。

这次犯案不满二十天,刘进荣再次带着团伙顶风作案,跑到东方三甲矿区收保护费!

两名矿区经理一开始只当是寻常小混混,带着四名矿工到门前护厂。

没想到对方杀气腾腾,二话不说就开了两枪,将两名经理放倒了。

“我们是东方帮,老子就是刘进荣,不想活的就来和我对着干!”

一边自报家门,刘进荣和手下一边一拥而上,疯狂围殴几名矿工,把他们打的头破血流。

最终,保护费没收上,刘进荣抢劫了十多万元!

自知警方很快会理清线索逼上门来,刘进荣决定要抓紧扩大实力。

怎么扩?招更多人?身为曾经的侦察兵的他深知人不在多而在精的道理,武器装备是硬实力问题。

他们现在的土枪、砍刀仅能震慑住金矿工人,军警如果真的攻上来,会不堪一击。

越南!顺理成章地,刘进荣想起了这片他曾经战斗过的土地。

越南枪支管制的更宽松,又因为去战争年代不远(1975年北越才和美国停战,次年越南统一),散落民间的武器多。

再加上越南海南只隔着一海相望,容易搞到正规枪支。

于是刘进荣的小弟带着刚抢来的十万多块钱,买了二十多支军用手枪,几十枚手榴弹,以及大量的弹药。而且这些手枪本来就是中国生产、援助给越南的,在质量上和海南军警的武器并没有太大差别。

这下,刘进荣的心终于踏实了下来:他再也不害怕军警了!

他带着团伙大摇大摆地回到村里居住,胆子大到敢直接和警察叫板。

那时,东方市发生了另外一起盗窃案。

案件本身跟刘进荣无关,但是沿着一条线索追踪到了佳头村。

于是,3名协警来到这里调查。他们原以为刘进荣还在山里面逃窜呢,哪里能想到刘进荣居然就在村子里面?

因为他们要调查的盗窃案案情微小,他们没做什么防卫准备,连枪都没有带就进了虎穴。

刘进荣见状,以为这些人是来抓自己的。

刘进荣一挥手,带着十几个人,拿着手 *** 榴弹把协警堵在了治保主任家。

刘进荣本想杀死这些警察,注意到他们只是三个枪都没带、手无寸铁的协警后,才改变了注意。

他命人将三人围殴了一顿,又拿着手枪对着三人大腿一人开了一枪。

末了,刘进荣还让三名协警给警方带话。

“我就是刘进荣!我刘进荣等着你们来抓我,你们要么别来佳头村,要是再来,来一个我杀一个!”

太猖狂了!东方市警方不禁震惊于刘进荣的狂妄之举。

在1988年末,警方开始了抓捕刘进荣的部署。

刘进荣十分狡猾,部署起了当年红军的游击队战术,跑到东方县和昌江县的交界处。

这边警方追的急,就往那边跑;那边的警方追的急,就往这边跑。

就这样几个月下来,警方非但没抓住刘进荣。

反而在此期间,还让刘进荣再度得手,抢了粮站和派出所!

除了值钱的财物,还有一把现役警方的手枪给抢走了。

抢完派出所,刘进荣在里面留了封信,狠狠羞辱了公安一番。

这下人民群众彻底被刘进荣吓到了,一时传言四起,都说:“五指山又有土匪了,刘进荣就是新的山大王。”

附近好几个县的金矿老板不敢拿命冒险,纷纷给刘进荣交来保护费。

期间,这使刘进荣进账数百万元!

他用这些钱进一步购买了各种装备,如对讲机、望远镜、摩托车、吉普车,甚至还有冲锋枪。

一时之间,他们的装备比警方的都要完备!

就这样,几年的时间过去了,刘进荣的势力越来越大,东方市警方对他彻底没了办法。

人民群众的举报信一封一封往上传,终于惊动了中央。

公安部在1991年10月,正式将刘进荣犯罪团伙列为海南头号大案。

海南省公安厅厅长胡志华亲自指示:

“务必摧毁这一全国罕见的恶性武装团伙。”

为了剿清这个黑社会团伙,武警海南总队建立了针对他们的特勤分队。

再反复研究后,警方认为,为了摸清刘进荣的行踪,应该在刘进荣团伙中派驻卧底。

刘进明和刘进荣经历相仿,也是东方的一名退伍军人,和刘进荣同一年入伍。

而且他们是同宗,有亲戚关系。

此前,两人只是互相知道彼此存在,没什么来往。

刘进明复员后,被安排成为一名治安巡逻员。

为了给刘进明塑造合理的潜伏身份,在征求本人同意后,以严重违纪的名义将刘进明开除。

之后刘进明装作因为失业生活困难,以此为契机加入了刘进荣的黑帮团伙。

714枪案(714枪案是真实事件改编的吗)-第2张图片-生活照片记录

经历相仿,刘进荣自然对刘进明很有好感。再加上刘进明主动揣摩刘进荣心理,以批判 *** 不在乎退役军人,将自己开除,使自己生活无着的言论,获得刘进荣的共鸣。

以此,他取得了刘进荣的信任,得以被犯罪团伙重用。

一同和刘进明混进去的,还有另外一名卧底。

省公安厅在获取大量情报以后,1992年决定收网抓捕。

然而,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虽然这一次公安成功抓获了刘进荣团伙的很多核心成员,但是没有找到刘进荣!

正当警方困惑之际,刘进明传出情报:另一名卧底早已暴露被杀,刘进荣获得了警方的对讲机。警方的行动,刘进荣现在是了如指掌!

因此,面对数次抓捕,刘进荣都躲了过去。

警方为此,更换了新的对讲机,切断了刘进荣的情报路径,

但是这个举动却暴露了刘进明!

刘进荣思来想去,想到警方会换对讲机,很大的原因是他们知道自己在窃听情报。

而他们之所以能知道自己在窃听情报,是因为团伙里还有内鬼!

就这样,刘进荣终于对刘进明起了疑心。

他面对刘进明,谎称自己会去昌江县王下乡过夜,但是却偷偷去了别的地方。

不知情的刘进明把这条假情报传给警方,让警方扑了个空。

而刘进明,也因此暴露了。

后来一天,当地的一名渔民在打渔的过程中意外发现了一个麻袋。

麻袋里有一具遗体,已经腐烂到无法辨认。经警方检验,死者正是刘进明。

但是,盛极必衰,多行不义必自毙。刘进荣虽然清除了卧底,却也迎来了自己的末日。

经过海南省公安厅研究,警方决定装作放松抓捕,让刘进荣放下戒备,再突然袭击抓捕。

这一次,刘进荣终于上钩了。

他以为警方放弃抓捕之后,再度嚣张地开始了劫掠生活。

这一次,警方终于彻底掌握了刘进荣的行踪。

1993年2月23日,警方包围了刘进荣所在的王下乡三派村,摧毁了这一犯罪团伙。

事实上,刘进荣犯罪团伙的覆灭是不可避免的。

为什么?因为在此前这么多次的大破警方追捕后,刘进荣已经变得骄傲无比、头脑发昏,再也没有了那种侦察兵一般的警惕与戒备。

以至于,在警方的狙击手连续数枪没有射中以后,刘进荣的之一反应居然不再是像侦察兵一样立即卧倒翻滚转移,而是蹦蹦跳跳地寻找枪击来源。

(狙击刘进荣画面)

最终,刘进荣彻底陷入了绝路。

他被警方包围,中了四十多枪,连脑袋都被打成了肉酱,彻底丧命。

结语:

刘进荣罪恶的一生,就这样结束了。

他为什么会走向犯罪的不归路呢?

乍一看,似乎是因为部队复员待遇的问题让他走上不归路。然而,真的是这样吗?

我们不妨想想看,如果在复员的时候,组织给刘进荣转业到地方成了干部,然后又会怎么样?这以后必然还有各种各样的资源,有更高的升迁岗位有各种各样的福利待遇……

然而资源总是有限的。总会有那么一两次,需要在同样努力的两人间,把资源只分配给一人。

到了这个时候,刘进荣会怎么样呢?

把刘进荣复员回农村,刘进荣都能干出如此的惊天大案。如果让刘进荣掌握了更多的权力与社会资源,一旦他因为这样的事情自暴自弃,又能怎么样的危害百姓呢?

事实上刘进荣纵然只被复员到农村,他也本可以过上一种成功而幸福的生活的。

从他和警方对立那么长时间的经历就可以看出,他本是一个很有勇略的人。

他生活的那个年代正是改革开放方兴未艾、遍地都是机遇的年代,如果他能利用部队的经历给自己开拓眼界,然后和曾经的战友们一起经商创业,他的勇略本来也足以让他成功。

但是可惜,他却因为人生中偶然的一点挫折自暴自弃,最终走向了毒害百姓的不归路。

这样子的经历,给我们莫大的警惕与借鉴:

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都不能这样的妄自菲薄,终成祸患。

参考文献:

刑事案例年, 第 2 卷[M]. 中国刑事警察编辑部, 1994.

2、刘秉荣著. 盾威: 共和国武警斗争纪实[M]. 西苑出版社, 1999.

3、蓝轲, 王波编. 中国公安剿"黑"实录[M]. 中华工商 *** 出版社, 1993.

4、于敏辉编. 共和国红色台风[M]. 团结出版社, 1993.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标签: 714枪案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