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防医生私自收费诊疗“因网生变”

管理 812 0

  广州的郑先生日前向媒体反映,2019年至2021年之间,他多次前往广州市白云区第二人民医院进行体外碎石手术,其间,为他诊疗的医生易某存在绕开挂号流程私下使用微信收费、在体外碎石术前不进行检查、违反体外碎石适应症等多项违规行为,导致他的病情延误,最终造成肾功能受损,至今无法恢复。

  对于广州白云区二院医生易某私自收费诊疗并造成患者损害一事,医院和当地卫健部门给予了证实。今年7月,广州白云区卫生健康局对郑先生的信访给予回复,认定易某私下收取钱款的事项属实。广州白云区二院也根据卫健部门的认定,对易某进行行政处分和经济处罚,并予以解聘,停止发放相关福利待遇。此事的是非曲直比较清楚,但患者郑先生受到的损害还有待进一步鉴定,相信当地卫健部门和相关机构最终作出的调解与处理,能够做到客观公允并息诉止争。

  进而言之,这起事件更值得思考的还在于:这究竟是特殊、极端的个案,还是带有一定的普遍性和倾向性?要知道,互联网时代,医生私自收费不按规则实施诊疗,出现了诸多新变化。这起事件的典型之处在于,它或许预示着部分不良的医疗行为出现“因网生变”的苗头。

  比如,过去医生私自收费,通常只能直接收取现金,无论医生还是患者,都更容易体会到这种行为的违法性与敏感性。现在流行的互联网支付方式不仅会使医生在收费时存在更多侥幸心理,而且有时患者还会误以为这是一种新的便民方式,警惕性会降低。诊间付费是各地医院都在力推的一项便民措施,但当医生私自开展手术并私自收费时,在很多患者看来,这或许不过是诊间付费模式的进一步优化而已。

  再如,互联网诊疗的收费规则还不够明确,医疗自媒体账号变现方式也五花八门,线上与医疗有关的收费乱象,容易向线下渗透,不仅少数医务人员可以借机浑水摸鱼,而且患者在线上与线下之间看不到明显的界线,也难以甄别收费的合理性。关键是,通过微信等渠道为患者提供院外随访与服务,是提升医疗服务质量的前卫做法,也为医疗系统所倡导。在此背景下,若是医生存在私自收费的行为,也会变得更具欺骗性,也更难以监管。

  互联网改变了诊疗模式,多种移动支付方式也给患者带来了极大的便捷。但医生私自收费和违规开展诊疗等问题,也可能会随着互联网在医疗领域的发展而更新,对此应加以防范。

  医院应加大对医疗行为的过程监管,尤其要防范医生利用互联网实施违规操作。对于收费,除了要强化收费渠道和项目公示力度之外,还需进一步疏通患者咨询和投诉渠道,尽早发现私自或乱收费现象。患者也应对互联网条件下的医疗违规操作保持警惕,不仅要学会甄别便民措施与违规操作,而且要摒弃看病走便捷等想法,避免出现省事和省钱不成,反倒让自己遭受医疗损害的后果。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