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降低5G全连接工厂成本?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回应:并非所有工厂都要用5G,建议为工业应用划定专用频率

管理 255 0

  每经记者 张蕊    

  “十四五”时期是工业互联网赋能千行百业、深化融合应用的关键期。当前,我国“5G+工业互联网”进入规模发展新阶段。

  在11月19日至21日举办的2022中国5G+工业互联网大会上,工信部副部长张云明指出,要研究出台支持工业互联网规模发展的新举措,不断完善多层次的创新示范体系,分行业分领域制定5G全连接工厂建设标准。

  今年9月,工信部发布《5G全连接工厂建设指南》,提出“十四五”时期推动万家企业开展5G全连接工厂建设。

  应该如何看待5G全连接工厂的建设?怎么解决高成本问题?在大会期间,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邬贺铨回应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提问。

如何降低5G全连接工厂成本?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回应:并非所有工厂都要用5G,建议为工业应用划定专用频率-第1张图片-生活照片记录

  5G全连接工厂是充分利用以5G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通信技术集成,打造新型工业互联网基础设施,新建或改造产线级、车间级、工厂级等生产现场,形成生产单元广泛连接、信息(IT)运营(OT)深度融合、数据要素充分利用、创新应用高效赋能的先进工厂。

  5G全连接工厂是“5G+工业互联网”的重点任务,但其打造成本较高,各地对5G全连接工厂的重视度存在差异,可能有资金支持不到位的情况。我们该如何正确看待5G全连接工厂,又该怎么解决高成本问题?

  对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提出的这一问题,邬贺铨解释,5G全连接工厂是推动5G在工业领域应用的一个叫法,并不是说所有工厂都要用5G,而原有的无线WiFi、有线以太网就不用了。

  “有些地方适合用有线就用有线,适合用WiFi就用WiFi,不是都要换成5G,这是需要澄清的概念。”邬贺铨强调。

  “相比有线,5G确实有优越条件,它可以让生产装备不使用固定的连线。”邬贺铨说,因为有些场合生产线需要灵活调整,如果用光纤固定连接,就失去了原有的灵活性。若生产装备是固定不动的,光纤带宽比5G还要好,所以在这点上不能一概而论。

  另外,5G本身比WiFi覆盖好,因为5G是专用频率,所以可靠性比WiFi高,可以通过5G局域网实现切片,这都是WiFi做不到的。

  “尽管如此,也不等于有WiFi的地方要全部换成5G,很多应用其实是5G与WiFi接力,因为WiFi比较便宜,所以在生产前端仍然可以用WiFi。”邬贺铨认为,5G全连接工厂更多地是以5G为带动把新一代的信息技术都用起来。

  谈及5G全连接工厂成本高的问题,邬贺铨分析,这其实是“规模”问题。

  他举例说,5G手机是比较复杂的,但为什么手机价格我们大多可以接受,并不非常高?这是因为生产规模足够大,成本得以下降。“如果一家公司只能做几百个、几万个手机,那它的价格就会大大提升。”

  邬贺铨说,在标准化问题没有解决以前,5G在工业领域的应用是很难成规模的,因此制约了5G的成本。“这需要通过标准化来降低。”

  “另外,我们不能简单把面向消费的应用搬到企业。”邬贺铨说,手机是多模多频的(指可以在不同技术标准的网络之间使用,即一部手机可以同时支持多种网络制式,支持多个网络频段),因为制造商不知道你用哪个运营商,你在国内用还是国外用,所以国际上有什么标准,手机里就有什么标准。

  “但是在工厂里用的5G不会漫游,也不会跑到国外去,因此就不需要多模多频。”邬贺铨表示,现在我们没有区分工业应用和消费应用的频率,导致在设计工业应用的5G模组时,不得不按消费应用去做多模多频,成本就居高不下。

  因此,邬贺铨认为要为工业应用划定专用频率。“对于一些大企业,如果愿意自建5G专网,可以给它专用频率,只要不对其他方面造成干扰就可以,这样也能进一步降低成本。当然,专用频率也不一定都是给企业,运营商也需要,这样一来专用频率的工业用信道可以跟消费用信道分开,从而减少干扰,降低成本。”

  记者注意到,在2022中国5G+工业互联网大会上,工业和信息化部正式宣布中国商飞获全国第一张企业5G专网的频率许可。

  不过,邬贺铨也指出,“不用什么东西都自建”,5G+工业互联网并不意味着每个企业都要建设自己的工业互联网系统,可以有一个5G工业模组,然后租用运营商的基站和用户面功能,就能直接上云。“只有大企业可能才需要自建5G平台和5G企业大脑等。

  “有多种模式可以因地制宜简化5G成本,我认为随着5G工业互联网的推进,成本是可以下降的。”邬贺铨说,最大的难题还是中小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中小企业缺钱、缺人、缺资金、缺技术,甚至也提不出从哪里转型。

  邬贺铨认为,在这方面,我们强调5G工业互联网以企业为主体,但政府的作用必不可少,有效市场、有为政府这两者要结合起来。

  他举例说,现在一些城市在推动5G工业互联网方面有很多好的经验,比如杭州开放政府掌握的大数据;成都开放政府掌握的应用场景;广州开放政府掌握的算力;天津通过财政购买云服务,免费向当地中小企业开放,辅导它们使用,其中40%上云的中小企业营收增长了20%;北京鼓励华为、腾讯等企业做工业互联网应用的相关服务,通过服务带动企业上云等。“我觉得未来5G工业互联网发展会越来越好。”邬贺铨说。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