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费同比降7%保额大增67%[网上车险计算器]

kxyz 2021-11-24 阅读:13
保费同比降7%保额大增67%[网上车险计算器]
事关4亿多车主的车险行业有新变化。银保监会近期披露的数据显示,今年前5个月车险保费达3140亿元,同比下降7%;不过,车险保额达323.8万亿元,同比增速高达67%。车险保费增速与保额增速出现了明显的“剪刀差”。
近年来,随着车险行业竞争日趋激烈,保费与保额增速保持一定幅度的“剪刀差”较为常见,但类似今年前5个月二者同比增速相差74个百分点的现象颇为少见。比较来看,2020年车险保额增速与保费增速的差值为21个百分点,2019年为15个百分点。
保额代表险企承保的风险值,当保额增速远高于保费增速时,险企的承保利润空间势必会受到挤压。为什么会出现“剪刀差”?多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主要原因是车险综改带来的持续影响,“剪刀差”是财险公司降低保费、提升保额后的结果。当然,这把“剪刀”主要“剪”的是险企承保利润,对广大车主来说并非坏事。
自去年9月19日《关于实施车险综合改革的指导意见》(行业称“车险综改”)实施以来,车险保费增速持续低迷,车险综改给险企带来的“阵痛”仍在持续。
受车险综改影响,2020年,车险保费同比增速由2019年的4.4%降为0.7%,增速基本停滞;今年前5个月同比增速进一步降至-7%。
“降价、增保、提质”是银保监会对车险综改目的的定调。从效果来看,车险综改后确实达到了这一效果。银保监会今年3月末披露的信息显示,车险综改以来截至2020年末,车均保费由3700元下降至2880元,平均降幅达22.15%,九成消费者车险保费下降;与此同时,交强险保额由12.2万元提升至20万元,商业三责险平均保额由改革前的93万元上升至133万元。
经银保监会估算,车险综改每年至少为车险消费者让利1500亿元。当然,给消费者大幅让利后,财险公司短期经营承压。
“这次改革带来的直接结果是赔付率上升、费用率下降,改变了车险的成本结构。改革后,公司没有更多费用给中介,新的价格体系也压缩了价格竞争空间。”泰康在线副总裁左卫东对记者说。
车车科技CTO周健祥也表示,车险综改实施后,对行业的短期影响比较大,改革从民生的角度进行了三大方面的调整:一是降保费,二是提保障,三是增效。这次综合性改革为消费者带来了非常大的优惠,但财产险行业却面临比较大的挑战。
引人注意的是,当前低迷的车险保费增速还未触及反弹拐点。数据显示,5月份单月财险保费收入为1077亿元,同比下滑2.3%,其中车险保费收入655亿元,同比下滑8.8%,较4月份进一步下滑。
“车险综改将会给以往高度依赖车险的产险行业带来改革的阵痛,但中长期看,利于险企提升风险定价与渠道管理能力,促进市场健康、良性发展。”中国人保集团原副总裁谢一群近期表示。
鉴于车险综改的影响,业内人士对今年的车险保费增速不太乐观。例如,熊猫保险科技创始人王刚对记者表示,车险综改前的车险市场规模约为8000亿元,据综改后两个季度的车险保费增速预测,今年车险市场预计有10%的负增长。国泰君安分析师刘欣琦则预计,车险同比负增长或将延续到今年9月份,彼时正好为车险综改一周年。
在车险综改之前,受汽车销量增速低迷的影响,车险保费增速已显颓势。2016年-2019年,车险保费同比增速依次为10.3%、10%、4.2%、4.5%。
对不少中小财险公司来说,车险这块“蛋糕”的增量已显得有些不足,存量则更难竞争。主要原因是,车险市场马太效应明显,财险三巨头的位置难以撼动。近几年来,人保财险、平安产险和太保产险瓜分了车险市场大部分份额,2020年这三者所占市场份额分别为32.2%、23.8%、11.6%,合计超六成。
在这种竞争格局下,车险承保利润一度出现行业性亏损,甚至有部分财险公司选择退出车险市场。例如,史带财险在2016年1月份全面退出了中国车险业务市场,开始主攻非车险业务。
车险综改后,一些此前本来就经营不善的财险公司愈发艰难。数据显示,今年财险公司的车险经营利润出现大幅滑坡。记者从相关渠道获悉,一季度,车险承保利润为26.3亿元,同比减少68.67亿元,同比下降72.31%,承保利润率降至1.44%。对不少财险公司来说,车险的生意并不好做。
面对这种境况,多家险企寄希望于通过数字化转型等方式渡过难关。
谢一群表示,“目前以车辆物理损失和人伤损失为核心的车险商业模式将受到深刻挑战,保险承保对象将向整个智慧交通产业链延伸,险企应积极推进车险全面升级转型,在提升精准定价、精准营销能力的同时,积极探索保障自动驾驶、智慧交通风险的产品,创新拓展UBI、智能汽车等新车险。”
周健祥也表示,数据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车险保费在下降,赔付率按照标准要求在上升,对车险行业来说,传统经营模式和管理模式难以完成这一要求,车险行业数字化转型迫在眉睫。
中华联合财险副总裁王永祥在7月6日的媒体沟通会上也表示,希望能够通过数字化转型,利用更多的工具或者方式,把触达客户的流程变得更加精准。一方面为客户推荐基于自身风险以及个人偏好的组合产品;另一方面在内部流程下,基于客户的偏好,找到最了解这个产品的员工,并向客户销售。数字化改变的从来不是技术,而是商业模式,在传统金融业做革命性的商业模式变革以及组织变革,是最大的挑战。
除上述险企之外,记者了解到,已有多家险企加速数字化转型。车险行业经过综改的洗礼后,能否通过数字化等方式涅槃重生,仍有待时间检验。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转型成败既关乎一批财险公司的生死存亡,更关乎4亿多车主的切身利益。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