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荣枝哭诉对判决不服[劳荣枝案件详细经过]

kxyz 2021-11-24 阅读:5
劳荣枝哭诉对判决不服[劳荣枝案件详细经过]
2021年9月9日上午,江西省南昌市中级法院依法对被告人劳荣枝故意杀人、抢劫、绑架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以被告人劳荣枝犯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绑架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听到宣判结果,劳荣枝当场痛哭,她称:我不服,我不服、我要上诉!

一个背负七条人命的杀人狂魔,一个毁了几个家庭的恶魔,一个穷凶极恶的罪犯,她是怎么有脸说出这样的话来的?

时间回到1996年,劳荣枝化名夜总会坐台小姐“陈佳”,伙同其男友法子英在南昌把受害人熊某骗至出租屋中杀害,随后用熊某钥匙打开熊某家门,将其妻子还有年仅三岁的女儿杀害,并抢走财物。
1997年,劳荣枝和法子英在温州以租房为名,来到梁某家中,逼迫梁某骗来刘某,将两人残忍杀害。
1998年,劳荣枝和法子英来到江苏常州,将受害人刘某骗至家中勒索财物,这次在刘某妻子苦苦哀求中放弃加害。
1999年,劳荣枝化名“沈陵秋”将受害人殷某骗至出租屋,关进钢筋笼。为威慑殷某,特意从市场上以做木工活为名把小木匠陆中明骗至家中,当着殷某的面残忍杀害。

在这几起命案中最不幸、最无辜的要数小木匠陆中明,这个一个三个孩子的父亲,这是一个早上告别了妻子、儿女到合肥摆摊去找散工做的勤恳的丈夫,这是一个一家老小全靠他养活的家庭支柱。他出事那年,三个孩子最大的才7岁、老二4岁,最小的才2岁。从此这个家庭的命运就此改写。

1999年7月14日,农历六月初二,为给即将上小学的大儿子筹学费,陆中明一早从老家长丰县夏店乡坐上班车,去合肥寻找活计,没想到这一去竟成了永别。
7月22日,在合肥市摆摊等木工活的陆中明被法子英和劳荣枝以修窗户为由,骗至出租屋内,刚进门就看见被关在狗笼中的殷建华,陆中明见情况不对,转身就准备往外走,却被法子英用尖刀抵在了胸口。
“动,我就宰了你。”法子英逼着陆中明趴在地上,用绳子将其双手绑住反剪在背后,叫劳荣枝把殷建华带出来。陆中明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大呼救命。法子英冲上去向他腹部捅了一刀,又对着陆中明头颈砍了一刀,“差点把头砍掉”。
法子英又残忍地在陆的背部刺了20多刀。陆中明咽气后,法子英将他的头割下,藏在冰柜中。
在一旁目睹杀人全过程的殷某当时就被吓瘫,乖乖地在法子英的指示下写下字条,连夜给妻子刘敏打电话,让拿钱来赎人。

那一年,陆中明年仅31岁。
妻子朱大红一直没有等到丈夫回家,也联系不上,跑去公安局询问才知道已经遇害。
家里的顶梁柱坍塌,这个家庭的命运就此改写。
那年,朱大红也才29岁,没有工作,而家庭则没有了经济来源,三个未成年的孩子等待着她去抚养。
生活艰难,寸步难行。
在此后的20年里,朱大红带着三个孩子过着像乞丐一样的生活,那时候她家土房子倒了,就四处奔波,寄宿在亲戚家。为了带着孩子活下去,这个女人无数次跪倒到别人家门口来寻求帮助,为了活下去,把孩子分别丢给了自己的父母和婆婆带,自己则出去打零工,几周几周不能回家。
生活的艰难,没有压倒这个妻子。

“每一天都是煎熬,最困难的时候我都想过去死,是三个孩子让我坚持了下来,我只能”把他们养大,没办法培养”。回忆过往,朱大红难掩悲伤。
但其中最让人不甘心的却是这么多年过去,杀害丈夫的帮凶还没有落网,死者死不瞑目。
2019年11月29日,潜逃了20多年的劳荣枝终于落网。

宣判结果出来,普天同庆,而这个女魔头却在庭审现场当庭翻供,并痛哭流涕地向受害者家属道歉,声称自己也是受害者,示弱以博取同情大呼不服。
当初,当受害者苦苦哀求放过的时候,这个女人在做什么?
这个女人不服的底气到底从何而来?

那些网络上为她“辩护”的人,认为她是被恶魔蛊惑的“失足女”的人,到底价值观是怎样的一个存在?
勾引男人,杀人越货,残害无辜,四处流窜、死不悔改,死不认账,装可怜,扮无辜。这个女人果真只是“失足女”这样简单吗?她就是一个道道地地穷凶极恶的魔头。
正义永远不会迟到,她可以有上诉的权利,但是相信法律也会给一个公正的答案。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