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岁的短命新郎[po文]

kxyz 2021-11-24 阅读:12
九十岁的短命新郎[po文]
张望急匆匆走进老爹家,一张嘴火星子直蹦:“爹,你真要接后老伴儿?”
张老爹慢吞吞地说:“咋?我有自己的屋自己的田自己的票子,娶老伴儿也不碍着你们事,还省得你们担心我了呢。”
“可是爹,你都九十了!”
“九十咋?我九十我自己不知道?还用你提醒?我告诉你们这些兔崽子,我有钱,身板儿好,我乐意娶老伴儿,谁也甭想干涉!”

三天后,张老爹真的把王老太接回了家。老太太是隔壁村的一个寡妇,才六十一,比张老爹小了二十九岁。老太太的几个儿子家都不宽裕,张老爹接人时说的明白,正式登记,管吃喝拉撒管生老病死,一年给她三万块钱,他要死在前头,还给一套房子。老太太看张老爹虽然岁数大,可身板硬实,声如洪钟,家境也殷实,不顾儿子们的反对,收拾个小包就嫁过来了。
让村里人最感兴趣的,是张老爹和王老太一起过日子,究竟有没有房事?大家心里都憋着劲问张老爹,没事还为这个打赌。夏季天热,村头小烧烤馆彻夜营业。这一天,几个闲人在吃肉串喝啤酒,赶上张老爹也来买肉串,说打包回去给老伴儿吃。大家使个眼色,一起拉住了张老爹,死活不放,非得喝几杯再走。

张老爹一边等肉串,一边跟几个闲汉干了两瓶啤酒。老头没多大量,两瓶啤酒下肚,话就多了。闲汉们趁机问了这个隐私问题。张老爹得意地笑道:“嘿嘿,这事儿吧,爷爷我不是吹,就你们这些小年轻……”他神秘地竖起一根手指,晃了晃,拎着打包好的肉串,走了。
闲汉们哗然,为这一根竖起的手指代表什么意思争得脸红脖子粗。很快,这段小插曲就散布了出去,作为一个最新黄段子传进了张望他们的耳朵里,儿女们又羞又气,偷偷骂老爹“咋不快点替好人死了”。自从王老太上门,他们也早就不去张老爹家里看望了,张老爹也乐的和老太太过二人世界的新婚生活,巴不得儿女们不来打扰。
几天后,王老太的儿子骑着摩托车来到了张老爹家,进了家门开门见山:“我要把我妈接回去。你给的今年这三万块,一分不少,都还给你。以后别再来我妈了!”
王老太不明所以,问儿子到底咋回事。张老爹更是嚷嚷着婚姻有效,儿女强行干涉要去告状。
那儿子不理张老爹,拉着王老太,粗声粗气地说:“现在我都成名人了,全镇都知道你俩的事!说我们一年三万块把老娘典给了畜生,还说……还说……反正要多难听有多难听!别问了,赶紧跟我回家,吃糠咽菜我也养得活你!”
儿子急急忙忙把王老太的东西打了两个包裹,拉着她出了屋。
那以后,张老爹去找过王老太几次,都吃了闭门羹,起诉法院也判了离婚。后来他就去找村里,看见个村干部。拉着就问:“政策有没有规定,八十八了就不能找女人?”

那村干部早就听说过张老爹的事,敷衍地说没有,不过乡规民俗,一般的八九十岁再婚的很罕见。没有一个回答能让张老爹满意,他想不通,竟然慢慢抑郁成疾,几个月以后,就死了。据说,临死的时候他还在问:“我九十就不是人?就得自己个儿睡到死?政府没说九十就不能娶媳妇了呀!”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