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轮疫情基本可控制在福建省内[疫情最新数据消息]

kxyz 2021-11-24 阅读:7
本轮疫情基本可控制在福建省内[疫情最新数据消息]
本轮疫情基本可控制在福建省内[疫情最新数据消息]
本刊记者/霍思伊
福建本轮疫情发展到第四天,9月14日,一天内莆田新增确诊病例33例,厦门市12例,泉州市5例。莆田继续沿着原有的传播链发展,在专家看来,目前需要重点的关注的主要是厦门。
截至9月14日24时,厦门市已累计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5例,目前均在定点医院隔离诊治,病情稳定。在仙游发生疫情四天以后,厦门成为这轮疫情新的“爆点”。
目前,仙游传播链已扩展到泉州和厦门,涉及学校、工厂、医院和社区等地,疫情形势复杂。
国家卫健委赴福建工作组专家表示,从8月26日到9月10日,从莆田出省的人数初步计算在3万左右,疫情发生后已第一时间向各个省份发出了协查函,全国各地立即开展排查工作。
结合最新情况和数据,南开大学统计与数据科学学院教授黄森忠团队初步判断“仙游链”的感染人数可能会在100~300人之间,最大概率不会超过300人;另条外溢链条“厦门链”应该也能控制在200人以内。预计到本周末,这轮疫情的最终规模和链条基本会明朗。目前比较乐观的估计是,这轮疫情不会像江苏那样严重,属于中等规模,将在四个星期内趋于平稳。
黄森忠长期以来将数学运用于流行病学研究。新冠疫情以来,他的团队一直在研判与预测疫情规模与发展趋势。他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距各地开始排查已过了四天,虽然检测效率不一,但如果有厦门之外的其他外溢链条或其他“爆雷”,也应该已经被检测出来了。因此,从目前公布的数据看,基本可以控制在福建省内,省外的“外溢”概率较小,可能不会像南京疫情那么严重。
在香港大学生物医学学院教授、病毒学家金冬雁看来,目前基本上可以判断,莆田的情况不会太严重,但在未来几天关键要看“外溢”的情况,是否会“外溢”到福建省内其他城市或省外,目前下结论还太早。
“厦门链”和一条来源不明的独立链条
根据已公布的“厦门链”,可知的“零号病人”是36岁的吴某某。他是莆田市报告病例王某某的密切接触者,家住厦门市同安区新民镇乌涂坝仔埔里,在同安区晨明工艺品有限公司从事车间管理工作。9月12日,同安区在对莆田市仙游县枫亭镇等中高风险地区来厦人员进行筛查时发现他的情况,后被确诊。
据官方通告,吴某某9月6日9:00乘坐692路公交车到同安乌涂站下车,步行回住所后,步行至工厂上班。此后至9月11日,其活动轨迹均在住所、工厂和上下班沿途餐馆。其他厦门已确诊病例中,有33例都是吴某某的密接,系他在工厂的同事。黄森忠表示,目前的传播链条很清晰,就限制在一个工厂内,没有形成扩散。
但目前真正需要警惕的是另一位确诊的病例12蔡某某。
蔡某某,男,48岁,为外包服务工作人员,主要为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门诊物流转运。他独居在思明区盐溪街,无国内高中风险地区旅居史。近期核酸检测时间:9月9日、9月5日、9月3日,结果均为阴性,9月13日检测为阳性。
蔡某某被筛查出来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立刻暂停门急诊,并在9月12日当晚,连夜对医院所有医护人员和病人陪护人员进行全员核酸检测,结果都是阴性。此外,对蔡某某在医院内活动过的重点场所进行环境采样,434份标本也全部为阴性。因此,专家分析,对于蔡某某何时、通过什么渠道被传染,目前仍存在很多疑问,如果不是医院内传染,是否可能在运送物流的某个环节出错?
黄森忠分析,医院内目前只是进行第一遍排查,可能会出现没有检测出来的情况。真正确切的结果一般要7天左右可以反映出来,比如是否存在院内传播或社区传播,“他是一个独立链条,目前已经过去两天了,源头还不明,”黄森忠说。
另一个引发公众担忧的是泉州疫情的最新进展。截至9月13日24时,泉州已新增确诊病例10例,其中5例都是仙游县枫亭镇某鞋厂员工,另外几例中,除病例7是莆田市报告确诊病例王某霞的儿子外,其他都曾频繁前往仙游县高风险区或在枫亭镇工作。
还有一例是6岁的廖某某,原本住在仙游县枫亭镇,9月8日一家人随父亲自驾回到陈埭大水桶宿舍,其间未接触其他人。9月9日至9月12日,曾到过厦门眼科医院、厦门万达竹笙猪肚鸡、青阳豪客来,云山社区东云路24号、人民医院,祥远路沙县小吃。
由此可知,这10个人的工作地和感染地都在莆田市,基本的活动轨迹是在仙游县枫亭镇和其相邻的泉州港区的界山镇两地之间。因此,黄森忠分析,泉州链条仍然属于“仙游链”。
但就在9月14日,泉州台商投资区新冠疫情应急指挥办发布通告,有3名新冠密切接触者的活动轨迹涉及深圳多地。从公布的轨迹可知,这三人因公上周在深圳、厦门、泉州的不同公司间多次往返,且经常在一日内往返数地。比如,9月6日早上,密切接触者1乘坐动车前往深圳,此后两天内,先后在深圳市华为天安云谷办公区、深圳市泰普康科技有限公司和深圳市今视通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等地停留,9月7日晚才回到泉州。
这是否有可能增加这轮疫情外溢到深圳的风险?黄森忠分析说,泉州之所以公布三个密接轨迹,是因为他们的轨迹太复杂,全部调查费时费力,因此希望群众可以尽可能主动提供信息。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三个密接很可能确诊,或深圳正面临较大的疫情风险。
据他了解,泉州台商投资区已高效启动了密接排查。“我老家就是泉州台商投资区,据我目前了解到的情况,这些密接目前还没有任何症状,基本可以判定感染概率不大,”他解释道。
黄森忠认为,乐观地估计,这轮莆田疫情大概率可以控制在福建省内,接下来五天,需要重点关注的地点有两个:一个是厦门,一个是福州。考虑到蔡某某这条来源不明的链条,不确定性较大的仍是厦门。
两个防疫薄弱环节
福建这轮疫情暴发的突出特点是以工厂和学校为中心。在最先发生疫情的仙游县,据该县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指挥部指挥长吴海端介绍,目前需要重点关注3个传播链条:第一个是新加坡返莆人员林某杰的家族,第二个是他太太所在工厂,第三个是他的小孩所在的铺头小学。
“疑似源头”林某杰的夫人所在的协胜鞋厂,成为一个仙游和泉州两地疫情的聚集性暴发场所。工商信息显示,协胜鞋厂全名为“莆田市协胜鞋业有限公司”,位于仙游县枫亭镇工业路6号,成立于2008年10月29日,公司参保人数58人。目前鞋厂已经有2个楼层的车间发现多人感染,鞋厂内所有员工目前均已经在酒店接受集中隔离。
此外,在厦门链条中,33例都是第一例确诊患者在同一家工厂的同事。工商资料显示,该工厂全称为厦门晨明工艺品制作有限公司,位于厦门市同安工业集中区内,主要从事树脂、陶瓷、玻璃、藤铁、布类、木类、纸类等各类工艺品的彩绘、生产、加工、制作等。公司参保人数93人。
工厂是一个密闭空间,容易发生聚集性传播。黄森忠指出,工厂基本都是一工位一人,不可能做到隔一个工位坐一个人。因此,自疫情暴发以来,工厂的基本防疫硬件上其实没有根本上的改变,目前在制度层面可以做的就是要定期给工人检测核酸,做到在源头上尽量及时发现,及时控制。“其他措施如要求必须戴口罩,减少聚集等,坦率地说,现在也很难做到,再加上疫情发展到现在,大家也都疲惫松懈了。而且德尔塔病毒的穿透性很强,很难严防死守住,”他说。但据黄森忠了解,在泉州或莆田等工厂密集的地方,很少有工厂对工人进行定期或不定期的抽检,更别说是全员检测。
金冬雁也建议,对于工厂这种“高危场所”必须要重点监控,定期给工人进行核酸检测,在香港,如果工人已打疫苗,一般是2~3周检测一次,如果没打疫苗,则是几天就要检测一轮,且必须要全员检测,不能抽检。此外,还要重点关注工厂内的休息室或换工服的区域,以及重中之重的员工宿舍,“这些地方都要严防死守,否则控制不好,等他们从宿舍或工厂传播到社区里就麻烦了,新加坡70%~80%的确诊病例都发生在劳工宿舍,”金冬雁说。
本轮疫情的另一个突出现象是,首次出现发生在小学内的聚集性暴发。截至9月13日24时,莆田市累计报告新冠病毒核酸阳性85例,其中10岁以下儿童共有30人。
吴海端在央视“新闻1+1”节目上指出,目前仙游的形势还比较严峻,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病毒传播速度快,二是感染人群主要集中在小学生和中老年人身上,病例年龄最大84岁,最小5岁。
金冬雁也表示,和以前相比,这次福建疫情最大的不同即在于出现了“儿童的传播”。“儿童一般都是轻症,但问题是儿童回到家里会传给老人,而老人容易出现重症,这是在小学发生疫情后最危险的地方,”他说。
目前,香港接种疫苗的年龄下限是16岁,内地是12岁,金冬雁建议,未来可以考虑将儿童接种疫苗的年龄降低到6岁,在美国CDC要求下,辉瑞和莫德那都在收集5~11岁儿童接种疫苗的相关数据。
在“是否应该给低龄儿童接种疫苗”的问题上,12岁以下儿童的相关数据还不足,国际上也有争议。一些专家认为,给儿童接种可能诱发心肌炎或心包炎,但也承认经过及时治疗可以很快好转,美国CDC目前仍建议12岁以上青少年接种疫苗,但金冬雁说:“大家现在的共识是给儿童接种疫苗利大于弊,因为儿童是社区传播很重要的一环。”
另外,国家规定要对外卖、物流等重点人群进行定期抽检核酸。这是地方政府的职责,有专门的机构负责,比如规定具体人群的检测频率、如何及时上报情况等,但在具体实践中,各地有松懈的情况,成为防疫的薄弱环节。
针对当前疫情形势,福建省出台了一些具体措施,其中有一条强调,要扩大核酸检测范围,各类重点人群“应检尽检”,对“适时抽检”对象加密核酸检测频次,全面排查可能被感染者,确保不漏一人。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中国新闻周刊】所有,今日头条已获得信息网络传播权独家授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