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疫情何以至此[南京疫情最新消息]

kxyz 2021-11-26 阅读:8
南京疫情何以至此[南京疫情最新消息]
极目新闻记者 尹鑫
7月26日,珠海市报告新增1例新冠病毒无症状感染者。该患者邓某于7月19日在南京禄口机场乘坐航班抵达珠海,随后作为重点人群排查集中隔离。经过四次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均为阴性,25日核酸检测为阳性,经专家会诊,诊断为新冠病毒无症状感染者。
7月26日,江苏省卫健委通报,江苏新增本土确诊病例39例(南京市报告38例,其中8例为无症状感染者转为确诊病例;宿迁市报告1例,为无症状感染者转为确诊病例),新增本土无症状感染者1例,为南京市报告。以上病例均在南京市定点医院隔离治疗。
此前,7月25日,南京市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自21日南京市启动第一轮全员核酸检测,到24日24时,共发现57例阳性。为阻止疫情传播,南京已于25日上午11时起对全市常住人口、来宁人员开展第二轮全员核酸检测。
算上外溢5省7地的10例病例,南京本轮疫情关联感染者已近百人。
南京疫情何以至此?
感染近百人
自20日南京禄口机场检出9例阳性病例以来,截至24日24时,南京本轮疫情累计报告57例新冠感染者,其中江宁区51例,溧水区4例,高淳区和建邺区各有1例,他们主要从事机场相关工作,其中保洁人员有33人。
26日,江苏通报,又新增本土确诊病例39例。加上外溢的10例病例,南京此轮疫情截至发稿关联的感染者已近百人。
这外溢的10例南京关联病例,出现在江苏宿迁、安徽马鞍山、安徽芜湖、辽宁沈阳、广东中山、四川绵阳、广东珠海等7地。
极目新闻记者注意到,其中,中山病例在15日就到达了禄口机场T2航站楼;绵阳病例则于17日从南京禄口机场出发,18日返回绵阳;宿迁病例也为17日抵达禄口机场;芜湖病例也与禄口机场相关。最新确诊的珠海病例,则是7月19日在南京禄口机场乘坐飞机。
而沈阳发现的第二例病例则是目前外地最早与禄口机场相关的病例,该病例于14日乘坐厦门到沈阳的航班,经停南京禄口机场并就餐一次,最终包括其父母在内的一家三口也被诊断为无症状感染者。
因此,禄口机场出现疫情的时间很可能早于7月14日。此后便波及除南京外的5省7市。
据看看新闻客户端报道,中国工程院院士、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教授闻玉梅曾表示,综合近段时间的案例来分析,南京禄口机场在防疫管理上存在漏洞。例如,机场清洁工在打扫时,对物品的处理是否做到了合理合规?自身的保护措施又是否到位?闻玉梅院士提出了质疑。
另据澎湃新闻报道,香港大学生物医学学院教授、病毒学家金冬雁表示,禄口机场疫情可能是一起小型的“超级传播事件”,先是个别保洁人员因接触入境感染者或入境污染物感染,进而传播给其他保洁人员,境外输入的可能性大。实际传播链为何,还有待基因测序结果进一步揭示。
23日晚,新华日报报道,江苏省委决定暂停冯军同志东部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职务。据财新报道,此事或与其防疫不当有关。东部机场集团有限公司正是依托禄口国际机场成立。
滞后的查验
自20日晚11时许发出关于禄口机场检出9例阳性病例的通报后,南京市委市政府已发布了5号重要通告。此外,南京发布公众号还推送了多条涉防控疫情的重要提醒和重要消息。
1号通告

极目新闻记者注意到,早在21日,官方发布的第1号通告中就明确写到:确需离宁者,需持有48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自7月21日0时起实施)。同样在21日发布的第3号通告则进一步指出,通过公路驾车离宁的司乘人员应持有48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
3号通告

但直到25日7时许,在南京市域各高速公路及市域边界的68处“离宁查验点”才正式设立,对经公路驾乘车辆离宁人员进行核酸阴性证明和健康码查验。
离宁查验点通告

记者采访了解到,部分人员试图赶在此时间节点以前经公路离开南京。24日下午,4名还未拿到核酸检测结果的女士正准备打车前往合肥。她们告诉记者,她们注意到了此时间点且已有同伴刚刚经公路离宁。
1号通告还称,各类网约车应严禁红黄码人员搭乘。但实际上,22日至25日,极目新闻记者所遇的多名网约车司机并不会检查苏康码。不过也有一名司机称,24日一上午他就拒绝了8位黄码人员的订单。该司机还称,根据网约车公司相关规定,乘客出示绿码才能上车。“如果目的地在医院或其他检测点,我会提前打电话询问乘客健康码情况,劝导乘客主动取消订单。”他说,这几天订单量有明显下滑,他延长了工作时间才保证一天的流水。
此外,1号通告称应严格控制各类聚集性活动,尽量减少线下大型活动。一名本应于25日结婚的女士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她已主动取消宴席。但由于官方没有明文规定禁止举办宴席,只是不能聚集,酒店称此非“不可抗力因素”,因此拒绝退款。
3号通告中还指出,通过机场、铁路、公路客运站的离宁旅客(不含外地中转旅客),应持有48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但22日,一名准备前往恩施的乘客告诉记者,他从北京出发,在南京南站中转时被要求退票并就地进行核酸检测。
纠正“委屈码”
23日晚,一夜之间,不少南京市民苏康码由绿变黄。而根据当时的规定,黄码人员一周内要在指定检测点实施三次核酸检测,阴性者才可以恢复绿码。
转码操作办法

当晚,南京市卫健委副主任杨大锁就介绍,将对7月10日至20日进出过禄口机场的苏康码黄码人员进行严格管理,原则上一律实施14天集中隔离医学观察。24日上午11时许,南京也发出提醒:7月10日以来有南京禄口国际机场经停史(含出发、返回、经停、进站接送等)的人员,应立即向居住地所在社区主动报告登记,落实集中隔离、居家观察、三次核酸检测等相应管控措施。
在以上规定出台之前,于20日深夜经禄口机场到达南京的霍女士(化姓)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她在快下飞机时注意到了官方于20日晚11时发布的禄口机场检出阳性的通告,但此后她出机场时只被要求出示了绿色健康码,现场并没有什么异常,也没有相关提醒,她在机场共停留了15分钟左右。第二天,霍女士回到苏州后便主动进行了上报。23日,社区工作人员要求霍女士集中隔离14天。霍女士不解的是,20日晚官方通报后,抵达禄口机场的人员为何没有第一时间就被重视?
而在24日白天,就在南京部分市民苏康码一夜变黄以后,多名司机也告诉记者,如果拒载黄码人员,他们的生意会很难做,且不同公司要求并不一致。其中还有一名司机提到,他于21日、22日两次带乘客前往禄口机场,但一直是绿码,可能是因为他到达机场后迅速原路返回了。“但我还是向社区报备了。”他说,“我是租车开网约车,每天要付租金,黄码会让我无法开工。”还有司机反问道,黄码人员一周内需到指定地点做三次核酸检测,如果他们没有私家车,如何检测?
但也有司机路过禄口机场就变成了黄码,还有多名网友发帖称,他们也对于自己苏康码变黄毫无头绪,似乎很难找到自己与禄口机场的联系,甚至连东南大学九龙湖校区多名未出校门的学生也成了黄码。
不过,也有多名20日后经禄口机场抵达南京者健康码一直为绿。20日晚10时20分抵达机场的石女士(化姓)正常回酒店住宿,此后她持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前往了上海;21日从西安经禄口机场抵达南京的一家三口几乎形影不离,但只有一人健康码变黄。
致市民朋友的一封信

委屈的黄码得到了官方的重视。25日凌晨,南京发布推送了《关于对南京市范围内“苏康码”黄码人员分类甄别,落实管理措施的操作办法》以及《致市民朋友的一封信》。
操作办法将人员分为6类,黄码人员转绿不再一刀切要求进行三次核酸检测。其中,在机场短暂停留(半小时以内),且未进入机场大厅的,只需做1次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可转绿码;乘交通工具途经机场、未去过机场的,通过大数据筛查后可转绿码;外地黄码人员暂时无法转码,可联系指定酒店住宿。
而在《致市民朋友的一封信》中,南京市新冠疫情联防联控应急指挥部写到:前期,为迅速切断病毒传播链条,实施的有禄口机场经停史人员的大数据筛查,让不少市民领了“委屈码”。如被误认,请及时联系“12345”政务服务热线复核转码。
全员核酸检测
4号通告

官方第2号和第5号则通告将开展两轮全市全员核酸检测。而对于上文提到的针对经禄口机场返宁人员专门检测点,实际上,早在23日中午12时许,官方第4号通告已经通知称设置了12处,南京12个区各设置一处。
22日深夜南京站检测点

全员混筛检测点、禄口机场专门检测点、具有检测能力但需自费的医疗机构、火车站内供离宁人员专门检测点,极目新闻记者在数日内前往四种不同类型的检测点发现,不少市民并不能分清,且四类检测点本身也并未严格区分被检测者。
多名网友还反映,核酸检测时存在较严重的人员聚集情况。一名网友称二轮全员检测时,有队伍排了数公里,老人、小孩等候数小时后却被告知检测临时取消。这基本符合极目新闻记者现场采访了解到的情况。
22日南京南站检测点

22日晚11时许,极目新闻记者在南京站的核酸检测点看到,排队群众不断增加,但检测工作已经暂停。现场志愿者则称,晚9时许试剂就已用完,估计次日凌晨后检测工作才能重新开始。
24日逸夫医院专门检测点市民被劝返

而在24日,江宁发布中午通告称,针对“经禄口机场返江宁人员”的专门采样点有两处,分别位于逸夫医院和江宁体育中心体育馆。不到2小时后,极目新闻记者来到逸夫医院时,不少市民都被一一劝离。现场执勤人员告诉记者,医院的核酸检测工作已全部暂停,无论绿码还是黄码、自费还是免费,都无法在院内进行检测。广播则提示,暂停是为了预防台风暴雨天气。
24日江宁体育中心“经禄口机场返宁人员专门检测点”

而在江宁体育中心,极目新闻记者看到,两条队伍围绕体育中心拐了3个弯。现场工作人员介绍,上千人的队伍估计排了1公里,等待时间约为3小时。但其中多名市民并不了解此处为专门检测点,不少持绿码的市民也在排队等候。检测点门口的工作人员称,苏康码黄码或经禄口机场收到社区通知的人员,应在此处进行检测,其他人员原则上应回社区检测。
在一家距离禄口机场30多分钟车程的公司上班的赵先生(化姓),苏康码是在23日晚9时许变黄的。赵先生向极目新闻记者介绍,他是一名程序员。23日晚从公司下班乘地铁时,他还出示了绿码顺利通行,但在路上一刷新,码就转黄了。24日下午,他居家做完工作后,乘网约车到达江宁区的专门采样点完成了第一次核酸检测。让赵先生觉得奇怪的是,有工作人员称,22日晚他在逸夫医院自费做的核酸检测结果并不能被统计于规定的3次核酸检测中,3次必须都在专门检测点进行。
24日晚,新华日报报道,江苏省疫情防控组专家则称,可以在一周内通过多种途径开展三次检测。若进行的是全员核酸检测,可以不提供报告,但应提供采样时间和地点,并由本人签字申明。
敲响警钟
23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派出工作组赴江苏南京,指导开展医疗救治、流行病学调查、密接排查管理、社区防控等疫情应对处置工作。
据新华日报报道,7月24日下午,江苏省省长吴政隆前往南京市疫情防控指挥部检查指导工作。“禄口机场疫情教训十分深刻,给我们敲响了警钟。”吴政隆指出,必须把困难估计得更加充分,决不能有丝毫麻痹,决不能有一丝侥幸。
他强调,要以最果断最严格最精准有效的措施迅速遏制疫情扩散蔓延。其中,严格落实出宁通道管控措施,非必要不离宁,坚决防止疫情外溢扩散。
另据南京日报报道,7月24日上午和晚上,南京市委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暨市疫情防控指挥部两次召开调度会,并召开全市医疗卫生系统疫情防控视频调度会。
会议指出,要按照“战时状态”执行各项工作要求,争分夺秒与病毒赛跑,争取在最短时间切断疫情传播。会议强调,当前要把防扩散、防外溢作为工作重点,查找不足、整改问题、堵塞漏洞。要以最快速度深挖彻查中高风险地区、封闭管理区域的潜在感染者,以最快速度向市外省外推送协查信息,全力以赴把风险控制在最小范围。
当天晚上,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韩立明指出,目前检测能力和采样能力还不够匹配,急需建制化、专业化力量的支持,要加快形成强大的核酸检测能力,以最快速度阻断传播链条、尽快扑灭疫情。
为何会出现南京疫情这样的事情?武汉大学流行病与卫生统计学专家宇传华教授在接受健康时报采访时表示:一是部分人有放松疫情防控心理。认为国内已经很安全了,打了疫苗不会再感染,加上天气炎热,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勤洗手的基本防控措施有松懈。二是,机场、货运码头等国际口岸是新冠病例与新冠病毒重要的境外输入来源,除人传人以外,很多货物、甚至空气也可以携带病毒并传播到人。这次南京机场客舱保洁感染不排除在机舱清扫时没有戴好口罩。
宇传华认为,此次南京疫情应可较快速扑灭,不会再大规模传播。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