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节,我又想您了[父亲节是哪天]

kxyz 2021-11-27 阅读:33
父亲节,我又想您了[父亲节是哪天]
今天是父亲节,是父亲健在的儿女们,孝敬父亲的节日。
送父亲一件礼物,陪父母喝喝茶、聊聊天,一起吃顿饭,或者带父母出去走走,一起享受其乐融融的美好时光。
可是我们这些父亲已经仙逝的孩子,再也没有机会响亮亮的叫一声:“爸!”,只能眼含热泪,看着父亲的遗像,一遍又一遍地回忆着过往,诉说着自己的思念之情。
就在昨晚,我又一次梦见父亲了。父亲还是那么风趣幽默,谈笑风生。
对我嘘寒问暖,与我侃侃而谈。
我喝着他为我泡好的糖茶,他听着我讲着外面的奇闻趣事。
我们时不时地开怀大笑,又忽而深情严肃的讨论着孩子的教育问题,国际国内的风云变幻。
梦里的画面真的很美,父亲的面容依旧那么和善。
我多么希望在我遇到一些生活难题时,还能听到父亲给出的良好的建议。
多么希望,尽我最大的努力,能让父亲生活得好一些,再好一些。
多么希望梦不醒,父亲依然在!
图片来自网络

小时候,父亲每天都很忙,要忙村里的事情,地里的庄稼,还有一家人的生计。
但即使再忙,只要回到家,看到他的小女儿,总会藏起一身的疲惫,面容和蔼的朝我走来,亲亲我的脸颊,将我轻轻背在他的背上,嘴里哼着儿歌,在屋里转上一圈又一圈。
上小学时,同学中大家都默守一个规矩,父亲是吃公家粮的,就叫爸,父亲是跟庄稼打交道的就叫“大”,
我自己觉得,我父亲是村里的干部,是有一份体面工作的。
就连我们学校的校长,见了我父亲,也会快步上前,满面笑容地同他握手,我就应该叫我父亲,“爸”。
谁曾想,我们巷子里的一个比我大一点的,他父亲在粮站上班的孩子,就斥责我,“你父亲就不是‘干公家事的’,你为啥也学我们叫“爸”哩?”
平时,我是有点怕他的,但那一天,不知哪儿来的胆量,我就大声吼了一句,“我爸就是‘干事的’,我就叫‘爸’了,怎么了?”我一边说,一边头扬的老高,大步地朝他走去。
他可能被我的大嗓门,以及我那所谓的气势一下子给吓住了,手摆着说,“你爱叫啥,叫啥去,谁爱管你哩。”
就这样,我的哥哥们一直管我父亲叫“大”,唯有我一个人一直叫“爸”。
我倔强地认为,我的父亲是不同于一般种庄稼的人,他是一位有思想、有远见、有谋略、得民心的村干部,是村里人的智囊,是全镇上很优秀的村会计,是儿女成长路上的领航者、精神领袖。
图片来自网络

父亲一生热爱劳动,他经常说,“我是一位农民,我的价值只有在庄稼地里才能被体现出来。
地里常年无杂草,庄稼颗粒饱满,果树挂满了枝头,我才称得上是一位好庄稼户。”
就这样,每天超负荷的劳动,使他积劳成疾,最后,倒在了他所挚爱的田地里。
父亲一辈子,风里雨里,勤勤恳恳,每天奔忙在田间地头,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儿女们来不及好好尽孝,他已匆匆仙逝,给儿女留下的是深深的忏悔与无尽的思念!
图片来自网络

父亲节,是我最想念父亲的日子。
思念就像是一天小蛇,一点一点蚕食着你最脆弱的那根神经,咬得你生疼。
父亲节,是所有的节日中,我最不愿意过的一个节日。
看着人家的孩子挽着,哪怕是搀着父亲的胳膊,靠在父亲身上幸福的样子,我是不能再看第二眼的,要再回头看,我一定是泪眼婆娑。
父亲节,是上天可怜失去父亲的孩子的一个节目,也告诫所有有父亲的孩子,抓紧时间,抓住一切机会,好好孝敬自己的父母,莫要等到老人不在了,捶胸顿足,追悔莫及!
父亲节,祝愿天下所有的父亲:
身体健康,心情舒畅,
寿比南山,节日快乐!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