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大后,我就成了你[今天是父亲节吗]

kxyz 2021-11-27 阅读:28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今天是父亲节吗]
父亲节快乐
有这样一群电力人的子女,从小就有一位“不称职”的父亲,他们总是缺席那些阖家团圆的重要节日,总是会在三更半夜匆匆忙忙出门抢修……长大后,子女们渐渐读懂了父亲的责任与担当,将父亲视为榜样与力量,也接过那守护万家灯火的接力棒,踏着父亲的足迹奋战在一线。在父亲节到来之际,他们以家书的形式,坦露内心深处对父亲的深沉情感,送上对父亲最真挚的祝福。
01
父亲两次给我“送礼”
亲爱的父亲:
在江西水电公司(以下简称“江水”)64年的历史发展进程中,一代又一代的江水人舍小家、顾大家,纷纷组成“父子兵”“兄弟连”,为公司的发展默默奉献,逐步形成江水人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的“三特”精神,将好传统和好作风薪火相传,形成了独树一帜的电建铁军靓丽风景线。
在“父亲节”即将来临之际,想到年迈父亲您的记忆逐步下降、过去的事情已经记不清楚,我的心中感到失落和伤感,因此想用另一种方式和您拉拉家常说说心里话……
一块上海牌手表
那是1996年8月,我刚从学校毕业成为江水大家庭“父子兵”的一员,心中充满了无限憧憬和美好希望。在我即将奔赴工地前,已光荣退休的您突然对我说:“林林,你就要参加工作了,我没啥东西送你,就把我用过的一块手表送给你当作礼物,希望你能喜欢。”说完,您缓缓地伸出右手,再用左手慢慢挽起袖子,轻轻从手腕上摘下那块上海牌手表,用双手捧着郑重地递给我。我心头一颤:这可是您花120块钱买的上海牌手表,号称当年的“三大件”之一。想到这我赶紧推回您的手说:“爸,这手表太珍贵了,我不能要,这可是您当年花费了几个月工资才买来的,您自己留着吧。”您看我不收,继续说道:“你可知道,我买手表的那年你正好出生,这块手表与你同岁,十分有纪念意义,希望你和这块手表共同成长。”
可我还是一脸迷惑,您一改往日风格微笑着继续说:“你可知道我把这块手表送给你的真正含义吗?”我摇摇头,您不紧不慢打开了话匣子:“世界上最公平的是什么?就是时间。不管你贫穷富贵,拥有的时间都是一样的。如果一个人20岁参加工作60岁退休,他一生中就有116800(8×365×40)小时的业余时间。如果能合理利用这些时间去学习,他必将成为某方面的专家。”“把这块手表留给你,就是希望你能珍惜和合理利用时间,在工作中取得进步和收获,别浪费了青春岁月。”您边说边把手表往我手里塞。
我全然理解了您的苦心,小心翼翼地接过那块上海牌手表。遗憾的是后来在一次集体活动中,我不慎将之弄丢。很长时间后才敢告诉您,但您却没有怪罪我的意思,反而教导我要更加懂得珍惜时间,我心里永远都记得您的谆谆教诲……
一个普通的木箱
1998年秋的一天,当我收拾行李准备去新工地时,您指着一个木箱子说:“用编织袋装行李不方便,我这个给你好不好?”顺着您手指的方向望去,一个与众不同的木箱呈现在眼前——木箱表面刷了深褐色的油漆,上部覆盖了一层防水塑料,四边安装了金属包角,开箱处安装了当时最流行的金属锁具,还用木条制作了防护底座。打开木箱,一股樟木清香扑鼻而来,箱子里面叠放着您的几件衣物。张贴在箱盖内一张粉色纸条映入眼帘,探近身去才看清是一张收款收据,上面记载了箱子的由来,原来这是您在1982年5月31日通过公司行政科花两元钱获得了这个旧木箱。
等我看完木箱,您又问我:“这箱子好吗?要不要?”当时大伙上班都自带行李奔赴工地,员工们都希望能拥有一个大箱子。于是,我迫不及待地点头。可您却严肃地对我说:“希望你能从这个箱子明白一些道理,木箱表面油光发亮,但做人一定不能过于滑头,要脚踏实地。木箱周边钉了包角,是要你全面融入集体磨去棱角。不管从事什么工作,都要实事求是、客观公正,都要讲究诚实、守信、正直、公平,要像这个木箱一样,用广阔的胸怀包容一切。”听罢此言,我茅塞顿开,如获至宝。事过多年,您送我的木箱依旧存放着,看到它,我就会想起那些年您说过的真挚话语。
惊醒,思绪又回到了今天。父亲您在外地还好吗?抽空我一定去看您,说实话我还想跟您单独合个影呢。
叶林华
中国电建集团江西水电工程局有限公司
02
如山的恩情
亲爱的老爸:
老爸,在走上工作岗位之前,我一直认为电厂工作是轻松的,因为您从来没有对我抱怨过工作的辛苦。在我印象中,上学期间,您都细致体贴地照顾好我的一日三餐,还会定期检查辅导作业,仿佛工作没有疲惫。
走上工作岗位之后,我才亲身体会到电厂工作的不易,感受到一个人肩挑事业和生活的责任重大。记得刚上班没多久,我就赶上了一年3次大修,一次大修75天,过程中我屡屡感觉坚持不住了,想打退堂鼓。老妈告诉我,您在电气队的时候,有一次发电机定子线圈故障,连续作战104个小时抢修更换,吃住全在现场,夜以继日几乎没有合眼,才实现了按计划启机。后来作为班长,您冒着巨大生命危险,身先士卒清扫500千伏母线,事后全家人都非常担心,而您说您是班长,您不干谁干。听了之后我非常惭愧,您做了这么多,从没抱怨过工作的辛苦和危险,纵观千千万万的电力员工,哪一个不是在生产一线冲锋陷阵,才换来了现在的万家灯火通明。打那以后,我默默地以您为榜样,变得更加坚毅,更加努力,不轻言放弃。
小的时候,我总觉得您是超人,所有愿望在您这都能实现,工作了才明白当超人的背后是多么巨大的奉献和牺牲,我明白了周末的时候为什么您总是加班,去旅行的时候为什么您总是缺席。您给我撑起了一片阳光灿烂,岁月静好,而自己却默默承担了风风雨雨。
您常说,电力事业支撑着我们全家的生活和我的成长学习,现在是回报它的时候了,叮嘱我工作要尽心尽力,奉献付出不可计较。也常说,对我没有什么要求,也不图回报,会尽最大可能去支持我,帮助我过上想过的生活。希望我能够健康开心生活,早日成家,体验人生新的角色。
我也想对您说,您辛苦了大半辈子,为电力事业贡献了一生,成就辉煌,现在接力棒到了我的手中,我向您承诺,保证圆满完成下一阶段任务。同时,也希望您能做自己喜欢的事,为自己活出精彩,您快乐就是我最大的快乐。
都说父爱如山,“岁月失语,惟石能言”,岁月在历史的长河中慢慢流逝,而那坚如磐石的父爱镌刻永恒。作为一个女儿,我能为您做的实在有限,现在只有用坚持不懈的努力,爱岗敬业的奉献,去回报您的如山的恩情。
陈玺如
天津华电南疆热电有限公司
03
人生路上的领路人
亲爱的爸爸:
进入大学,我选择了自己并不擅长的电气专业,对于这个专业,我一开始并不喜欢,甚至有些排斥。毕业后通过招聘考试,我进入河南郏县供电公司,每当我在学习过程中遇到问题与困难想放弃的时候,您都会耐心地劝导我:“爸爸刚刚参加工作时,学历不高,也不懂电,但爸爸从没打过退堂鼓,搬着书本看呀看,总能找到解决办法。你刚上班,学的又是电力专业,是科班出身,工作中遇到一点困难就不干了?哪像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的样子?”您悉心的话语,让我逐渐沉稳下来,开始慢慢接受“电力”这个曾让我纠结的事物。
有一段时间,我发现现实情况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紧绷绷的生活和工作,常常让我一刻也不能松懈,每日映入眼帘的,常是同事们忙碌的身影。心理落差骤然增大,我不由得心生抱怨。大年三十的晚上,我兴冲冲地和妈妈准备好了饺子,却怎么也等不到您的身影。我忍不住给您打了电话,您却告诉我们需要值班,不能回家和我们一起吃饭守岁了。我看着桌子上还冒着热气的饺子,一股委屈感涌上心头,往日的不满情绪也一下子冒了出来:“大家都回家过年了,别人家都团团圆圆地吃饺子,您却连家都不回!”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一抬头,我看到了妈妈责怪的眼神。妈妈把手机推回到我的面前说:“他不值班你能在家暖暖和和过大年?那么多家庭能过好年?赶快给你爸打电话道歉!”正说着,您就打电话过来了:“闺女啊,爸爸怎么会不想回家呢。你也是国网的人,也是爸爸的同事了,你应该明白,让大家亮亮堂堂过个幸福年,你说,是不是咱的分内事?”
听了您的一席话,我有点羞愧,之前萦绕在我心头的雾霾一下子散开了,我感到一股暖流从心底涌出。是呀,我也是个国网人,作为一个刚上班的年轻人如果没有责任和担当,怎么能体会到付出后收获的喜悦和自豪呢。对于我来说,父亲的爱更像是一盏明灯,一簇簇温暖的光亮指引着我前进的方向。
时间挥一挥她的魔法棒,将我从一个懵懂的小女孩变成了知道努力的社会人,也在悄然间染白了您的鬓角。可是父亲,您不用担心,女儿正在努力追赶您的脚步,小棉袄已经可以为您遮风御寒。往后光景,有爱相伴的日子必定醇香而漫长,在国家电网这个大家庭里,我们还有很多时间,伴着万家灯火一起慢慢徜徉。最后,祝您父亲节快乐!
胡祎阳
河南郏县供电公司
04
抛秧
夏伟
秧把子,散落田埂。
抛秧,既是排兵布阵,也是对农事战略布局的战术实现。
将军是沙场秋点兵,而父亲,是稻田夏点兵。
秧把子,就是他的兵。
他伸手,抓秧把子,大约七八个的样子,一个排的编制。
他提溜秧把子,将根部浸入水中,反复涮,洗泥。
这是在精简机构,除臃肿。
他提起秧把子,悬在空中,沥水。
这是在优化组织,去水分。
是的,轻装上阵。经过“整肃”的秧把子,能更远。
父亲提秧把子,放到右侧身后,身子斜后倾,45度的样子。
“走”。
父亲一提气,大大小小的秧把子,呼啸而过,飞越头顶。
像利剑出鞘。
像猎鹰出击。
那一刻,草船借箭里万箭齐发,卖火柴小女孩划亮火柴,课本里的“大珠小珠落玉盘”,在我脑海里涌现、交织。
那一道道美丽的弧线啊。
请原谅我语言的苍白。
溅起水花,少说也有几百朵,开在蓝天白云的倒影里。
激起涟漪,少说也有几十个,相互拥抱握手在水面上。
水汪汪的稻田,绿油油的秧把子。
农民、稻田、秧把子,呈现团结、紧张、活泼的氛围。
抛秧,落点必须恰当,分布必须均匀,这是检验技术的重要标准。
没有经验,如我,抛出去的秧,距离不远,落点扎堆。
父亲抛的呢,不仅距离远,而且落得规规矩矩,恰到好处。
这技能,无法言传,只能自己琢磨。
世间的大多事,皆如此理。
作者:叶林华 陈玺如 胡祎阳 夏伟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