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热搜排行榜[微博热搜榜]

kxyz 2021-11-28 阅读:54
微博热搜排行榜[微博热搜榜]
今天(28日)下午,微博热搜貌似崩了。
但这只是小问题。近日,多家权威媒体连续报道微博的商业化问题,起因是近期的“吴亦凡都美竹事件”。
媒体发现,尽管网民一边倒地差评吴亦凡,但其工作室针对网传事件的澄清、说明竟然获得900多万点赞。

更令人称奇的是,吴亦凡本人针对该事件的回应,点赞量居然高达2000多万。舆论倒向与微博数据严重倒挂,媒体由此质疑微博数据的真实性。
微博商业化的问题由来已久。
2009年新浪微博上线,第二年推出热搜功能。在其后的发展过程中,微博的娱乐化、商业化特征越来越重,热搜则是这两者的集大成者。
长期以来,几乎所有人都了解:只要肯花钱,就能上热搜。而且,热搜已成为娱乐明星的流量池。
在商业化方面,微博热搜第一次遭遇外界大规模批评也是因为明星。
2018年1月4日至5日间,《紫光阁》杂志社(现《旗帜》)连发三条微博,点名嘻哈歌手PG One歌曲涉嫌教唆青少年吸毒与侮辱妇女,并呼吁公众人物传播社会正能量。
几天后,有网友曝光,PG One的粉丝误以为紫光阁是一家中餐饭店,并计划“买热搜”搞垮它。
与此同时,微博突然出现一条热搜“紫光阁地沟油”。
不过微博很快出面澄清,“紫光阁地沟油”只进入了“实时上升热点”,并未登上热搜榜。
尽管及时解释,但微博热搜的“刷量”生意大白于天下。
在近日报道中,《财经》E法交代,微博要“刷”上热搜有两种主要渠道:
一是直接找微博官方谈商业合作(热搜榜的第三和第六是固定广告位),二是找熟稔微博算法的第三方刷榜公司把热度“刷”上去。
不过官方渠道的报价很高:热搜榜第三条140万元/天,第六条120万元/天。而且,两个位置都属于硬广,后面会带“荐”字,影响打开。
比较通行的渠道是找第三方公司“冲榜”。通常由客户和第三方公司联手策划,设计热搜词条,联合大V发布、炒作特定内容:借“意见领袖”制造舆论焦点,吸引更多“网友”参与推起讨论,最终冲上热搜。
据报道,第三方公司会向客户收取两部分费用,一是冲上热搜的费用,二是维持热搜位置的费用。
其中,第一部分费用又分两部分,一是给各路大V号的“发号费”,二是第三方公司赚取的服务费。
据悉,一些拥有上千万粉丝的大V号,直发或转发话题文案的单独报价均在3500-7000元左右,部分顶流大V号的报价可达3-4万元。
第三方公司的服务费也有区别,有公司报价:上榜前五收费8.8万,前十6.8万,前二十5.8万,前三十4.8万。
也有公司稍便宜,前三5.5万,前五5万,前十4.5万,前二十4万,前三十3.5万,前四十3万,前五十2.5万。有些公司报价甚至更低。
此外,还有的第三方公司专门配备了针对微博算法设计的服务器,帮助炒作冲榜,每台服务器的开机价高达1万元。
冲上热搜后工作还没有结束,还需要将话题维持在榜单上一定时间,这需要就行投入费用……
在多方参与下,微博热搜如今已形成完整的刷榜产业链。
上游是以平台方为代表的内容链,中游是以娱乐公司、营销号为代表的资本链;下游是以“吃瓜群众”为代表的应用链。
浙江省公共政策研究院研究员高艳东指出,“买热搜”的实质是资本操控舆论的表现,也是热搜泛娱乐化的直接原因。
2018年“紫光阁地沟油”事件后,新浪微博相关负责人被北京市网信办约谈。
随后,微博热搜榜、热门话题榜、微博问答功能、热门微博榜明星和情感板块、广场头条栏目情感板块等下线整改一周。
2020年,因在阿里蒋凡事件中干扰网上传播秩序,新浪微博再被约谈,责令其立即整改。随后,新浪微博暂停更新微博热搜榜、热门话题榜一周,并被罚款。
但是,数次整改并未改变微博过度商业化、娱乐化的现象。
值得注意点是,我国互联网已进入强监管时代。
在反垄断、数据安全、金融安全等重大议题之外,互联网领域某些积弊已久的商业问题也进入监管视线内。
近日,市场监管总局连续公布了两批共20起网络虚假宣传案例,直指“刷单炒量”“刷单炒信”问题。
针对电商平台虚假交易、虚假信誉,以及直播带货的虚假交易、虚假粉丝等行为,进行重点打击。涉及平台有淘宝、天猫、京东、大众点评、美团、企业QQ、抖音,以及华为、OPPO、VIVO手机的APP应用下载平台等。
截至2021年上半年,全国各级市场监管部门共查办各类不正当竞争案件3128件,罚没金额2.06亿元。
包括微博、微信以及各电商平台、直播平台等,“刷单炒量”“刷单炒信”的生意虽不会马上到头 ,但会越来越难做了。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