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人朋友眼中的暴走妈妈[善良妈妈的朋友]

kxyz 2021-11-27 阅读:25
善良妈妈的朋友(亲人朋友眼中的暴走妈妈)

  武汉的“暴走妈妈”陈玉蓉感动了全中国,生活中,她又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她为何让我们如此感动?接连几日,记者采访了她的亲人和朋友,他们如是说:

  老公叶国祥:“我老伴是一个善良到了极致,也泼辣到了极致的女人。”

  “我老伴是一个善良到了极致,也泼辣到了极致的女人。”昨日上午在武汉同济医院的ICU病房外面,陈玉蓉的丈夫叶国祥一脸平静地说,结婚31年来,老伴给了他太多的感动,但这次她在家人一片反对之声中毅然割肝救子,让他感到的是一种巨大的震撼。“手术当天,从早上9时老伴被推进手术室,到晚上10时儿子推出手术室,这13个小时对我而言就像13天一样长,我想了很多。我想,万一老伴出了闪失,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我老家是黄冈的,她家在武汉郊区。我比她大两岁,我们谈对象是我哥哥介绍的,当时是1976年,我刚从部队转业到湖北省石油公司下属的运输公司当工人。我们谈了两三年的对象,我发现她人很贤惠、很聪明、也很漂亮。待人接物也都很好,见过她的人都说她很好呢。1978年初,我们结婚了。”叶国祥讲述起他与老伴相识的那段往事时,显得神采飞扬。

  叶国祥说,陈玉蓉尽管善良贤惠,但性格绝对是外向型,有时很泼辣,很好强,她认为要做的事,咬着牙也要坚持下去,“就像她每日‘暴走’10里路,是一般人不敢想像的”。

  儿子叶海斌:“我对不起我妈妈,妈妈这么大年纪了,还要割自己的肝脏给我。等手术成功后,我要好好报答她。”

  叶海斌13岁那年,是家里的一个转折点。一贯身体很好的儿子那年突发疾病,说话不利索了,右手总是冰冷,去了很多医院也查不出确切的病因。

  儿子叶海斌经常说,他这一生最愧对的便是妈妈。在即将被推进手术室前,儿子叶海斌哭着告诉记者:“我对不起我妈妈,妈妈这么大年纪了,还要割自己的肝脏给我。等手术成功后,我要好好报答她。”

  妹妹:“我们虽然叫她姐姐,但心里却把她当妈妈。”

  叶国祥说,几天前,妻子提出要割肝,全家都反对,她的两个妹妹都是从报纸上才知道她“暴走”为了割肝救子的事。“我们虽然叫她姐姐,但心里却把她当妈妈。”在两个妹妹眼里,陈玉蓉是像妈妈一样的好姐姐。陈玉蓉一共四姊妹,她是老大。

  邻居易宙梅:“陈玉蓉一直是个非常乐观的人,喜欢帮助别人。”

  陈玉蓉村里的邻居易宙梅告诉记者,尽管家里很困难,但在街坊邻居的印象中,陈玉蓉一直是个非常乐观的人,喜欢帮助别人。“我们村里几十个人昨天围在电视前看中央电视台直播她的割肝手术,大家边看,边流眼泪。”易宙梅说。

  来源:长江网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