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带着三个孩子[띲]

kxyz 2021-11-27 阅读:26
我带着三个孩子[띲]
我认识小琼的时候,她只是一个婚姻不幸福的女人,尚未和前夫离婚。今年夏天,带着三个孩子的她却已经再婚了,但是婚后的生活,却让她觉得进退两难,越来越感到压抑和迷茫,现将她的倾诉整理成文。
为方便表述,以下用第一人称。
01
我只有初中学历,20岁那年,在杭州打工时,认识了从事水电装修的前夫李超。他和我的老家是隔壁省,仅一江之隔,家乡话的口音也差不多。
李超第一次见到我时说,我们同饮长江水,真是有缘分。说这话时,他的一双眼睛闪着光。之后,他便开始追求我。
那时的我,年轻单纯,没有恋爱经验,很快便被李超追到手了。几个月后,我怀了孕,两人顺其自然地奉子承婚,回老家举办了婚礼。
三年时间,我先后生下了两个漂亮的女儿。公公婆婆虽然很盼望我能生个孙子,但是两位老人家都是善良淳朴的人,并没有对我这个儿媳不满。
只是,我呆在李超老家生孩子带孩子的这几年,开始他还会隔一段时间寄生活费给我。后来,他总是不停地推迟。有时我提醒他,他总说,老板欠他们的工钱不发,他也没办法。听到李超这么说,脸皮薄的我,也不好再主动提钱的事。
公公婆婆虽然对我不错,但是自己兜里没钱的日子,在乡下也很难熬。有时想给女儿或自己买点什么,总是囊中羞涩,更不要说,想回趟娘家都会心疼那点路费。
小女儿刚满一岁后,对两个可爱的孩子怀有万般不舍的我,重回了杭州打工。
回到杭州后,我才渐渐知道,李超一直喜欢赌博,只是当初追求我的时候,他赌的次数比较少,我只当他是偶尔消遣下而已。但我不在杭州的这几年,他的赌瘾越来越大,没钱寄给我,并不是老板拖欠工钱,而是他把钱输光了。
因为赌博的事,我和李超经常吵架,冷战。有次,一气之下,我收拾了一包行李,离开了我们住的出租屋,搬到了一个单身女同事的住处。
在我搬走一周后,李超低声下气地过来找我,并举着手发誓,说他以后再也不赌了,工资全部交给我保管,求我跟他一起回去。
看着李超真诚忏悔的样子,我心软了,决定相信他一次,于是,这场分居闹剧就这么平息了。

02
李超从女同事住处把我接回来后,我们之间的关系确实比之前缓和了一些,他也没有再在外面赌博晚归了。
在我们俩的关系尚处在修复期时,我又怀孕了,这个孩子的到来让我很纠结,是生下来,还是打掉?
李超对这个孩子的态度也不明确,只说让我自己决定。就在我犹豫不决时,公公婆婆得知后,极力劝说我生下来,说他们两个孩子是带,三个也是带,不麻烦。还说,万一这胎怀的是儿子,打掉多可惜。
我自认不算个重男轻女的人,并非一定要拼生个儿子。但是,在农村大家都知道,家里没有儿子,总会被别人议论,甚至被瞧不起。加上公公婆婆都如此恳切地希望我生,我便决定赌一把,万一真的是儿子呢,那我这辈子生孩子的重任便完成了。
怀孕三个多月后,我回到了李超老家养胎待产。然而,自从我回去后,李超好赌的老毛病又犯了。整个孕期,他只寄了一千块钱给我,让我过得相当压抑。
好在,终于如公公婆婆所愿,第三胎我生下了一个六斤多的儿子。只是,儿子的到来,并没有让李超戒掉赌博,他依然没有什么钱寄给我们。
为了挣孩子们的生活费,儿子才七个月,我就重返杭州打工。我和李超之间因为他赌博,又重复着以前的相处模式,吵架,冷战,短暂的分居,和好,然后又循环往复。
这样的婚姻生活,这样死性不改的老公,让我心力交瘁,无数次产生了离婚的念头。但每次想到三个年幼的孩子,我又胆怯了。
03
重回杭州的第三年,公公中风,瘫痪在床上,婆婆的生活一下子乱了,人也一下子苍老了很多。不得已,我将三个孩子送回了娘家,交给我父母带。
我父母已经在帮我哥带两个孩子,加上我送来的三个,他们如今得带五个,并且这五个孩子都不大。带他们有多辛苦,可想而知,我心里对他们的负疚感一直挥之不去。
但是此时,除了依靠父母,我没有其他的选择。而李超,他从始至终对我的选择没发表任何意见,好像三个孩子无论生活在哪里,对他来说都一样。
把孩子们安顿在娘家以后,我和李超的关系更是一落千丈。他没有再主动给过一分钱我,更没有主动寄过一分钱生活费到我娘家,除了房租是他交的,日常生活开销他很少出钱。
好多次,我实在气不过,骂他不配为男人,更不配为人父,他总是一副无动于衷的麻木样子,连嘴都懒得还,任由我骂。这样的他,更让我气得冒青烟,觉得日子过得糟糕至极。
一直到有一次,李超的一个同乡过来跟我讨债,说李超欠了他三千块钱,快一年了还没还,他现在急需用钱,没办法,只能跟我要了。我才知道,李超因为赌博欠了不少外债。
那个同乡说,他们这些同乡,李超基本上能借的都借过,都是两三千地借,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之前大家还愿意借给他,但是没想到,他这个人一点诚信都没有,迟迟不还不说,还总是找借口躲着他们。
李超同乡的这次讨债,成了压垮我们这段鸡肋婚姻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向李超提出了离婚,他不同意,我便和他正式分居,并且很快换了工作,让他找不到我。
因为每个月要寄孩子们的生活费回去给父母,我的经济压力很大,不舍得花钱请律师起诉离婚。一直拖了两年多后,才终于等到李超同意和我协议离婚,三个孩子的抚养权全部归我。
这期间,公公病逝了,婆婆一个人在乡下生活。如果说我对离婚曾闪过一丝犹豫的话,那便是觉得有点对不起婆婆。但是,不管她老人家心里多么难过,也修补不了李超带给我的无限失望。

04
离婚后,一个叫鲁军的男人开始追求我。鲁军比我小一岁,老家和我是同一个地区的,在我和李超分居期间,我们俩便认识了,并加了微信好友。
那时候,我总是喜欢在朋友圈发些伤春悲秋的话和落寞的自拍照,鲁军每次都喜欢在下面留言安慰我,叫我多想想开心的事,还说我笑起来很美。
我知道,一个男人如此关注你,肯定是对你有好感。但是,我那时还未正式离婚,从不敢有任何其他的念头,只当他是一个善良的普通异性朋友。
只是没想到,看到我在朋友圈正式宣告恢复单身后,鲁军很快便跟我表白了,说他喜欢我,并跟我聊了他过去的感情经历。
他以前谈过三次恋爱,最后一段谈了三年多,被伤得很深,和那个女友分手后,他曾绝食过几天,想自.杀,所以,他说,他一直能理解我的心情。
听了鲁军的坎坷感情经历,我对他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虽然,我并没有准备好进入一段新的恋情,而且我的心里是充满自卑的,只要一想到,自己是一个带着三个孩子的离异女人,我就觉得美好的爱情不会眷顾我。
但是,我真的很不想失去鲁军这个聊得来的异性朋友,在我心里,我们已经是知己。所以,虽然我没答应做他女朋友,但我们还是像好朋友一样,经常在微信上聊天,一聊就聊到深夜。
我和鲁军这种恋爱未满,朋友以上的状态,持续了半年多。在一个节假日的早上,他早早地过来敲我住处的门,而且手中还拎着热乎乎的早餐。
这天早上,阳光温和,我和他坐在我的小出租房里,就着一张矮矮的小餐桌,一起有说有笑地享受着丰盛的早餐。这天早上,我第一次感受到,只是和一个男人一起吃早餐而已,竟然也能让我有满满的幸福感。
而这种幸福感,对于我来说,太久违了,久违得想哭。吃完后,鲁军带我去逛了西湖,沿着西湖散步时,他牵了我的手,我的手心感受到了他手心里的温度,暖暖的。
05
一顿幸福的早餐,一趟暖暖的西湖之行,我答应了鲁军,愿意和他正式交往。我们甜蜜地交往了几个月后,鲁军便提出想和我结婚,说他年纪也不小了。
听到鲁军提出结婚,我的心里,纠结多过喜悦。
和前夫的三个孩子,鲁军只在我和他们视频时见过,并没有真正相处过。虽然他说他不介意,还说我三个孩子都长得像我,很漂亮可爱。但是,我却没有把握,一旦真的和他结婚,婚后他也能做到不介意。
我开始找着各种理由,跟鲁军拖延着,没有明确答应和他结婚。但鲁军并没有因为我的故意拖延而冷淡我,他仍然是个称职的男友。
也不知是哪个朋友透露的,我的前夫李超竟然听说我快要再婚了。之前很少联系我的他,开始频繁地发信息给我,还主动给我父母寄了三千块钱。
此时,我的父母还并不知道我和鲁军的事,他们委婉地暗示我,想我考虑下和李超复婚。但我告诉他们,我对李超早就没有一点儿感情了,这辈子绝不吃回头草。
李超大概在我父母口中知道了我的想法,很快便明确跟我说,想和我复婚。我说,不可能的。然后,他语气马上变了,威胁我说,如果我嫁给别的男人,以后三个孩子的生活费他一分都不会出。
我没想到,李超这么快露出了丑陋的嘴脸,我还以为他改过自新,从此做个有责任心的爸爸了,没想到他再次让人寒心。
李超的威胁,并没有让我妥协。相反,一想起离婚了,还要跟这个恶心的男人牵扯不清,我就觉得活得特别不痛快。
也许是想痛痛快快地活一次,我当天晚上便答应了和鲁军结婚。鲁军听到后,兴奋地把我抱起来转了一圈,当即便改口叫我“老婆”。

06
鲁军开始张罗着结婚的事,说先在杭州拍婚纱照,拍完后,再回他老家办婚礼。他说,他会让我像初嫁一样,初嫁的女人婚礼是什么样,我们的婚礼便是什么样。
他的话让我很感动,我跟父母说了我们准备结婚的事,并叮嘱他们,彩礼到时象征性地收一点就行了。
父母听到我要再嫁了,并没有什么喜悦,更多的是担忧。他们叫我再考虑下,说我跟鲁军的差距太大了。他们的话,又掀起了我内心的犹豫。
但我不想让爱我的这个男人失望,也怕以后再也遇不到一个像他这样敢娶我的人,所以,我和鲁军还是去拍了婚纱照。
拍完婚纱照的第二个月,我们回双方老家举办了婚礼。只是,新婚夜,我没有新嫁娘的喜悦,只有满满的惆怅。
回想着自己上婚车前,父母充满担忧与不舍的眼神,回想着三个幼小的孩子眼睛怯怯地,看着我这个妈妈穿着婚纱离开他们,去到几十公里外的另一个家,漆黑的夜里,我背着熟睡的鲁军,泪流了一遍又遍。
才刚结婚,就开始严重地患得患失,是我没有预想到的。
而且,还让我患得患失的是,婆婆明显地不怎么待见我。她对我的笑容特别牵强,眼神里总有不满与无奈的意味。这样的眼神,让我毫无从容的底气,压抑得只想快点逃离。
新婚第三天回门时,鲁军说把结婚证办了,我几乎没有犹豫地骗他说,我家的户口本被我哥带到外地去了,这次忘了带回来,等他春节放假带回来我们再去办。鲁军信了我的话,几天后,我们便一起返回了杭州。
婚后的日子渐趋平淡,乏味,早没有了恋爱时的甜蜜。好多次,我和三个孩子通电话或视频时,鲁军总是表情冷冷的,我感觉得到,他已经开始介意我和前夫的孩子。
还有他在婚前曾经对我说的,以后结婚了,就把银行卡全部交给我保管,但是婚后,他并没有交,也很少给我买什么礼物。除了房租是他主动交的,水电费和平常买菜及生活用品的费用,大多时候都是我出,因为我每天下班比他早一些。
我们婚后在一起的几个月,我默默算过,两人差不多是AA制。
但是,我每月的收入比鲁军少两千多,而且,我每个月还要寄钱回家。这个,鲁军婚前便知道。但是,或许因为我有工作,有稳定收入,也或许,他怕我把他的钱花在我三个孩子身上,所以他既不把卡交给我保管,平常也不跟我谈钱的事。
说实话,这样的婚姻,并不是我之前想要的,这样的老公,也并不是我之前期待的,我越来越感到迷茫与压抑。
如今,除了瞒着鲁军做避孕措施,我不知道未来该怎么办?只期盼着春节不要那么快到来,因为我并不期待和他领那一纸证书。
07
三月鱼说:
当你还不足够确定一个男人是不是良配,或是对这个男人的人品有所存疑时,和他结婚,生孩子,速度都应该要放慢一点,慎之又慎。
小琼第一段婚姻的失败,正是不懂得这点,才造成了自己后来带着三个孩子离异的沉重局面。
离婚后,小琼在不长不短的时间里接受了鲁军,从感情上讲,是可以理解的。但从理智上讲,她是草率的。毕竟这是再婚,速度应该放得再慢些,两人再多了解,多磨合才是。
爱情是两个人的事,的确可以冲破一些世俗的差距。但是婚姻,终究是两个家庭的事,小琼和前夫的孩子以及鲁军的父母,都将是鲁军和她婚后必须要面对的人,但显然,他们两人在这方面的心理建设都没有在婚前搭设好。
小琼和前夫的三个孩子,婚前对于鲁军来说,其实就像海市蜃楼,离他很遥远,所以他可以随口说不介意。
但是婚后,他一旦真切体会到,这三个和他无血缘关系的孩子,是小琼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也是跟他的生活息息相关的。这种感受跟两人没有以夫妻身份生活在一起时,肯定是有强烈落差的。
恋爱时再甜蜜的情侣,结为夫妻后都得掀开虚幻的面纱,真刀实枪地搭伙过日子。
既然是搭伙,你肯定图我点什么,我也图你点什么,你愿意为我做点什么,我也愿意为你做点什么,你图的和我图的,分量相差不大。你愿意为我做的,和我愿意为你做的,是彼此正需要的,这样双方心理才能平衡。
小琼和鲁军的婚后生活,显然因为婚前没有足够了解,跟各自的预期相差很大,所以两人心里都有不平衡的情绪。但在他们这段婚姻里,小琼有两个理智的决定,一是采取了避孕措施,二是未急于领证。
这两个决定,是小琼在不够慎重地再嫁后,难得的清醒与理智,因为她已经懂得规避未来有可能会发生的风险,懂得不重蹈以前的路。对鲁军的人生来说,也未必是件坏事。
相比带着勉强地去领证,带着忧虑地为一个婚前大度,婚后小气的男人生孩子,趁着还算年轻,努力工作赚钱,提高自己的经济能力,无论在精神上还是物质上,不依赖任何男人,才是小琼应该努力的事。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