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我妈收了彩礼没给陪嫁[jrs低调看高清直播]

kxyz 2021-11-27 阅读:25
因为我妈收了彩礼没给陪嫁[jrs低调看高清直播]
1
“舅妈,我妈妈说让我把红包还给你,你的钱我不能要。”老公的外甥多多一脸郑重地把红包放在床上,转身跑了。
我赶紧下床,追到客厅,大姑姐和婆婆在沙发上坐着,多多在逗弄小泰迪。
“姐,一个小红包,就是点心意而已,你怎么能不让多多要呢?”我笑着说。
“你这红包啊,给的太多了,我怕折寿!还是你自己拿着吧,我家多多不差这200元钱。”她眼睛一直盯着电视,轻飘飘地说。
“200块钱还嫌少?那应该给多少?”我几乎是脱口而出。
“多多,你告诉舅妈,你在奶奶家收了多少红包。”大姑姐继续盯着电视。
“我奶奶给了我一万,我大爷给了我六千,我小姑给了我六千,还有……反正我已经收了三万多元红包了,舅妈给的最小。”多多看着我,掰着手指头给我算账听。
我的脸呼呼热起来,天哪,这件事在我的家乡可是连想都不敢想,一个孩子过年的压岁钱收了三万元!
想想我从小到大,收到的压岁钱最多的不超过50元。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给我的压岁钱一般就是10元。
我们那里压岁钱就是“压祟”的意思,只为图一个好彩头,只要心意到了就好,金额都很小。
我笨言笨语地解释着,婆婆像是理解了我,直点头。大姑姐终于把眼睛从电视上转移到我身上,只是那种眼光,就像是一把刀。配合这把刀的,还有无数枝箭,从她的口中射向我。
她说:“你别强词夺理了!你就是抠。一切只考虑你们自己。我问你,你说压岁钱你们那里给的少,是当地的风俗习惯。那你们家女儿出嫁,大大方方收男方家彩礼钱,陪嫁却一分没有,这也是你们当地的风俗习惯?
我最看不起你这种人,明明属貔貅的,只进不出,偏偏有张巧嘴,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听上去还很高大上,挺无辜的。”
我怔在那里,就像是被人脱光了衣服,羞愧难当,脑袋嗡嗡地,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婆婆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对我说:“你姐说话太直了,有点伤人,你别往心里去。我知道你们年轻人手里都不放现金,我给你包个2000的红包给多多,就算是你入乡随俗了。”
我点点头,眼泪在眼窝里打转,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这是我在婆家过的第一个年。
老公吴大旺是医生,腊月二十九被单位临时抽调,去了离家200公里远的城市支援防疫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家。

2
我叫于美丽,老公吴大旺是我大学不同系的学长。
都说毕业季就是校园恋人的分手季,我和吴大旺这对专情鸳鸯,克服重重困难,走在了一起。
他家在山东,当初,我想让吴大旺跟我一起去南方发展。毕竟我家那边经济发展更好,工作也好找,待遇也高。
可是,婆婆撂下了狠话:想让吴大旺当上门女婿,除非她死了。
我妈妈也反对我远嫁,但她说不出这么绝情的话,因为她知道,我是一个倔脾气,认准的事就不会回头。
我妈给我设置了一个婚姻障碍。她说远嫁也成,但是我是她从小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她供读了那么多书,眼看着工作了挣钱了,却要跑到千里之外给人家当牛做马去了,往后逢年过节怕是也回不了家了。婆婆家应该给点精神补偿金。
于是,她就狮子大开口,要了12万彩礼。
吴大旺家里条件还行,公婆以前是做水果批发的,手里有点积蓄。但是婆婆让大旺捎话给我,他们那边婚嫁还有一个风俗,女方家要把收到的彩礼钱当成陪嫁金返还给男方。这样两边亲家都好看。
我妈的目的就是想棒打鸳鸯散,对我婆婆的提议,她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但她说了,她就我一个女儿,我只要过得幸福,她所有的钱早晚都是我的。
婆婆听到这些,脸拉得老长,她还是想阻止这门亲事,奈何吴大旺发了毒誓,非我不娶。
我和吴大旺商量,结婚先在外面租房子住,不给公婆施加压力了。我俩努力工作,使劲攒钱,过几年等手里宽裕了再买房。
谁知道公婆说小城这么小,他们丢不起这个人。半年后,公婆为我们买了一套简装修的九成新二手婚房。
婚后,吴大旺把我当成了女王,宠爱我尊重我,我觉得婚姻生活处处充满阳光。
儿媳娶进门,公婆似乎也忘记了曾经发生过的种种不快,他们对我不错。爱屋及乌,我也真心对待他们,把他们当成自己的父母。
单位腊月二十六放假,我就住到婆婆家,跟着她忙年。看着我忙碌不停,抢着干活,婆婆心里乐开了花。
大姑姐一家是初三上午来的,中午吃过了饭,姐夫说要回单位值班,就走了。
我从早忙到晚,摘菜洗菜,刷锅洗碗,添茶倒水,竭诚为她服务,就是不入她的眼。
我知道,她就是看不起我,因为我妈收了婆家那么多彩礼钱,却一分钱都没有陪嫁。
3
第二天上午九点多,公婆领着多多,牵着小泰迪,去了楼下的儿童乐园。
我洗了碗拖了地,刚回到自己房间,大姑姐就走了进来。她说她的项链不见了,问我有没有看到。
我说没看到,但肯定丢不了,可以再仔细找找。
大姑姐扶着腰,长叹一口气,慢悠悠地说,她把房间里所有的角落都找遍了,真的没有。
她用不相信的口气问我:你确定没看见?昨晚你去过我的房间,我的项链就放在床头柜上。
我确实去过她的房间。昨天晚上我在客厅看电视,婆婆听到大姑姐打了一个喷嚏,忙不迭地去厨房炖了一份冰糖雪梨,让我送到她房间。
大姑姐和多多一个大房间,向阳,有张2米宽,2.2米长的欧式床。
说到这里,我不得不表达一下自己的愤怒:大姑姐一年只回家住三天两天,婆婆一直给她留着这个她结婚前住的房间。
我和老公每个周末都回家住一宿,婆婆把我们安排在见不到太阳的小北间,里面只有一张1.5米的床,连个床头柜都放不下。
我怂恿吴大旺找过婆婆,说姐姐不回家我们住那个房间,等她回来我们就住小北间。婆婆不肯。她说女儿在娘家有地位,在婆家才会有底气,才会不受婆家人欺负。
现在,这个有地位又有底气的大姑姐,话里话外是说她的项链失踪,跟我有关。

4
我很生气,就问她哪只眼看到我拿她的项链了?我自己买不起吗?
大姑姐嘴角微微上扬,轻蔑地说:切!不是我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你还真是买不起。就你那抠抠搜搜的样子,就是手里有钱,你也不会舍得买。你知道我那条项链花了多少钱?六万多!你舍得吗?你工作半年,手里能有几个子?
我说:我没钱我不买,我也不稀罕项链,我用我的人格担保,那条项链真不是我拿的。
大姑姐更来劲了,她说:你用人格担保,你的人格值多少钱?我爸妈根本不想要你这个外地媳妇,你自己的父母也不愿意你嫁这么远,你谁的话也不听,跟在我弟弟身后屁颠屁颠的,未婚同居,就怕他娶了别人!你有人格吗?
我气得说不出话,想都没想,掏出手机,拨打了吴大旺的电话,我想让他见证一下这个在他口中千好万好的姐姐,是怎样背着他羞辱我的。
电话刚一接通,就被大姑姐抢了过去。她马上挂断了。
“这点小事不用找我弟弟,我们俩的事我们自己解决,你也不能藏在他的身后过一辈子。我要搜搜你的房间。”她说。
我站在门边,冷眼看她东扯西拽,把我的房间弄得一团糟。结果当然是一无所获。
5
我不再理她,走到客厅,躺在沙发上看手机。
大姑姐跟到客厅,像一条疯狗,还是不依不饶。她说虽然她没有搜到,但是她知道,项链还是在我手里。这个家里一共就五个人,除了我,别人都不会动她的项链。
她说我肯定是因为红包的事生她的气,所以才报复她,拿走她的项链。
她说:你这么小气,抠抠搜搜包二百块钱,还不许我生气?
本来,我一个劲地给自己打气,大过年的不和她吵架。这时候气得控制不住自己,反唇相讥:是,你说得对,我小气,抠抠搜搜包了二百块钱。你不小气,你不抠搜,自己的亲弟弟结婚,你给了多少?你那么有钱,就送了一套床上七件套,你好大方啊!
我说的是真的,我们结婚,大姑姐就送了一套红色的纯棉龙凤呈祥机绣七件套,我在网上查过,打折时不到一千元。
大姑姐冷笑一声,说:今天你终于说出了你的想法。我告诉你,我抠不抠爸妈知道,大旺也知道。我的钱都给你俩买房子用了。没有我,你俩就得住到大街上。

6
我站起来,做了一个扩胸运动,长吐一口气,说:大姐,那房子真的是给我们俩买的吗?给我俩买的,户主应该是吴大旺吧?婚前财产,写吴大旺的名,离婚我也分不到一星半点。可是这房子跟他没有一毛钱的关系,房产证写的是你和妈的名字!
你这算投资!大旺说你出了30万,爸妈出的40万,里面有大旺积攒的8万元,但房产证上你所占比例是百分之五十。你是亏了你弟弟。
你以为自己聪明,这些我和大旺都蒙在鼓里。你看看你,哪里还有当姐姐的样子!告诉你,我就是为了家庭和睦,让着你!你那些伎俩,我早就看透了!
我和大旺说好了,努力工作,使劲攒钱,早点从别人的房子里搬出去!不受别人的气!
大姑姐的脸红了又黑,她还在组织语言想辩解。我没理她,回到了自己的小房间,关好门,倚在门框上,浑身像散了架子一样,没有力气。
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酣畅淋漓地对大姑姐说出心里话。这些话憋在我心里太久了!
我拿起手机,拨打了我妈的电话,刚喊了一声妈,我就忍不住地哭起来。
我妈在电话那头一个劲地问我出了什么事,她的声音哽咽,很是着急。
许久,我止住哭泣,对妈妈说:我想你了,妈妈。
我告诉我妈我生活很幸福,全家人对我都很好,特别是吴大旺,对我简直是百依百顺,疼爱有加。我很庆幸坚持了自己的选择,嫁给了他。
我说我之所以哭,完全是因为过年没在父母身边,我想他们。
我妈说这样子她就放心了。她还说,当初要那么多彩礼,想方设法阻拦我远嫁,做得确实欠妥。万一婆家怪罪到我头上,我不是要遭很多罪吗?
我妈说等过几天银行上班了,她就把那些钱给我转过来。怎么花,随我的便。
我妈还说,她会给我一个惊喜,多转几万作为给我的陪嫁。她和爸爸只有我一个女儿,他们老了,还要我和大旺出力呢。
7
晚饭是大姑姐做的,我没帮忙。公婆拗不过多多,开饭前才回到家。
可笑的是我们在吃饭,小泰迪急得不得了,它站起来,伸出小舌头讨东西吃。我猛地发现,它的脖子上套着大姑姐的金镶玉项链。它的脖子细长,套了两圈刚刚好,一个硕大的绿玉佛爷耷拉在脖子上。
我不厚道地笑了,笑得差点喷了饭。
大姑姐红了脸,她指着狗脖子,有点结巴地问多多,这是怎么回事?
多多有点得意地说,妈妈给小泰迪买了新衣服,他给它带上项链,人人都说它漂亮。
我冲着多多伸出了大拇指,说真是太漂亮了。
大姑姐把筷子啪地一声拍在桌子上,站起来指着我的脑袋说我是幸灾乐祸,趁火打劫。
我一脸懵,问她打什么劫?是劫了她的钱财还是劫了她的色?说完我低下头,专心吃饭,不看她一眼。
她自讨没趣,从小泰迪脖子上取下项链,去卫生间清洗去了。
公婆不知道我和她之间发生过什么事,我也不想解释。
吃过饭,我告诉公婆,明天我就回自己家,不打扰他们了。公婆再三挽留,第二天我还是走了。
我妈电话里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我:婆媳关系、姑嫂关系,要想处好其实也简单,首先要强大自己,然后要相互尊重,还必须要保持一定的距离。
我已经想好了,用妈妈给的钱加上我和大旺的积蓄做首付,用我的公积金贷款买一套房,赶紧从婚房搬出去,过不受人欺负的生活。
上班时间还早,我定了一份网课,要利用自己的特长,好好学习,开拓第二职业。
我相信,只要我和吴大旺一起努力,肯定会流年不负,岁月可期。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