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了《扫黑风暴》的我[孙小果案件]

kxyz 2021-11-26 阅读:6
追了《扫黑风暴》的我[孙小果案件]
追了《扫黑风暴》的我[孙小果案件]
追了《扫黑风暴》的我[孙小果案件]
追了《扫黑风暴》的我[孙小果案件]
追了《扫黑风暴》的我[孙小果案件]
追了《扫黑风暴》的我[孙小果案件]
,成功促使孙小果的
死缓改成了20年的有期徒刑

02
到此为止,孙小果事件已经够魔幻了!但远远不止如此。
孙小果入狱后,他的母亲和继父又把
暗箱操作的手伸到了监狱里

时任云南省司法厅副厅长省监狱管理局政委罗正云刚好是
继父孙桥忠的老乡加曾经的部队上级。
罗正云就卖了个面子,为孙小果联系上了云南省第一监狱政委刘思源。
“听领导话”的刘思源又授意了当时孙小果所在第一监狱的监区长。
监区长又嘱咐手底下的狱警们多多关照孙小果......
如此层层叠叠的关系网操作下,
孙小果在服刑期间多次受到“记功”和“表扬”。
第一监狱的狱警对不符合减刑条件的孙小果总共报请了3次减刑。
其中一次减刑现在聊起来简直是离天下之大谱。
省一监的总工程师提供设计图纸。
管教干警偷偷把图纸带进监狱,同监服刑人员按图纸作出模型。
就这样,孙小果名下有了一个“防盗窨井盖”的专利发明。
孙小果被认定有重大发明专利后,法院裁定减刑2年零8个月。
即使整个过程孙小果从未参与......
孙小果最后被逮捕时,依旧咬牙说这个专利是自己的发明的。
执法人员就让他直接照着图纸临摹一遍,他压根都画不出来。
正是因为在一监的减刑次数和理由过于离谱,因为孙小果在一监的减刑也逐渐受到了阻力。
于是,孙鹤予和李桥忠又托人操作,
让孙小果从省一监调到省二监服刑,期间又减刑两次。
如此,孙小果完成了从死刑立即执行,到
仅仅服刑12年零5个月
就被释放的荒唐事实。
也就是上文提到的工作人员印象中“孙小果怎么死而复生了?”这一疑问的由来。
作恶多端的孙小果,就这样被放虎归山。
他甚至一度改了名字,以李林宸这个名字重返昆明夜场,成为了多家夜店的老板。
貌似合法经营的背后,是一个
性质非常恶劣的涉黑涉恶团伙

开设赌场,放高利贷,非法拘禁,故意伤害.....可以说是无恶不作。
多亏中央高强度的扫黑力度,将他绳之以法,大快人心。
2019年12月23日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孙小果再审公开宣判,
决定执行死刑,为终审判决。
2020年2月20日,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命令,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孙小果执行死刑。
孙的母亲和继父以及这起案件中涉及的官员们,也都获得了相应的刑事行政处罚。
孙小果这个恶魔终于获得了他应有的惩罚。
03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杜绝下一个孙小果呢?
也许我们更应该摸清,孙小果是怎么诞生的。
首先是他自己的行为不端,其次是他的父母亲人对他无条件的溺爱和纵容。
最后,也是最可怕的是一路包庇孙小果的一众官员、保护伞。
案件前期,很多人都猜测孙小果家有很大的“背景”,才能办成那么多事。
其实并不是,孙小果家“最大的官”仅仅是继父李桥忠这个区分局的副公安局长。
涉及到的那么多官员,确实不少人都收了孙家的贿赂,但是数额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他们基本上都表示过,
不仅仅是图财,更是看重人情和面子

孙小果的母亲和继父借着中国社会潜规则的陋习,所谓的“人情社会”,彻底造成了这场可怕的悲剧,
这么多关节,这么多人员,但凡中间有一个人对孙小果说“不”,对“朋友圈”“熟人圈”的请求说拒绝,这个事情就成不了。
也许大家都应该反思,如果放任这个叫做“人情”的大伞只手遮天,会有多可怕。
好了以上就是我对孙小果案件的整理和看法。
我是看什么就聊什么的金条,我们下次再见吧~拜拜~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