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宅试睡员[凶宅]

kxyz 2021-12-10 阅读:47
凶宅试睡员[凶宅]
“凶宅”致同单元房子贬值早已亿万身家遗产争夺刚刚开始
作者|康馨怡
记者|钟坚
编辑|崔世海
墙上、天花板上
凶宅
,还留有烟熏火燎的痕迹,那是4年前那场大火留下的。
这里是蓝色钱江小区2幢1单元1802室,杭州保姆纵火案案发现场。火灾夺走了林生斌的妻子朱小贞和三个孩子。

4年过去了,这所房子一直空着。室内原有的家具、摆设等已被清理一空,墙面、地板等装饰被敲掉了,红砖裸露在外,几根线头随意地耷拉下来。
一堆被红布包裹着的废弃建筑材料堆放在门前,一把铁铲被放置在墙边,一架梯子立在落地窗前。从落地窗向外望去,能清楚看到钱塘江和对岸的楼宇。

这所房子经历了那场大火后,再也未曾有过烟火气。
近日,“林生斌再婚生女”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众声喧嚷之中,这处无人居住的房子,也引来不少关注的目光。
而朱小贞二哥朱庆丰在公开发声中所说的“我妹留给二老的,也该凭你自己良心做个了结了”,更是引发诸多猜测。
众声喧嚣中,杭州保姆纵火案后的遗产分配争议浮出水面,亲情淡去,利益上场。
蓝色钱江小区,地处钱江新城CBD核心地段,是钱江新城豪宅区中知名度最高的楼盘之一,同时也属于上城区的学区房,对口小学为杭州市胜利小学。

4年后,杭州保姆纵火案现场,单元楼因凶宅房价比周边低5000一平方
2011年,朱小贞第三次怀孕时,因为当时的住房不到100平方米,就贷款买了蓝色钱江360平方米的大房子。
房产中介绿城置换一位女士介绍说,蓝色钱江自住房现在每平方米的价格在13万-14万左右,杭州保姆纵火案发生后,导致事发住户楼因为“凶宅”的影响房价稍低一些,每平方米低于市场价约5000元。
事发的豪宅位于小区2幢1单元1802室。7月5日下午,《凤凰周刊》记者来到小区18层,发现 1802室的房门正大开着,走进室内,偌大的房子,空荡荡的,了无生气。
有小区居民告诉记者,当年事发后,朱庆丰、林生斌和上下楼住户都相继搬离了小区。上述绿城置换中介称,事发地上下楼层的居民迄今还在售卖房子。
坊间流传,绿城和林生斌和解后回购了该房产,而在今年年前,该豪宅以低于市场价一千多万的金额卖给了一户外国人。
但小区附近的21世纪不动产一位资深中介李先生表示,这是谣言,该房目前没有做析产(财产的归属权),不析产就没办法上市交易。另外,对于该处凶宅的市场挂牌价,他表示,“哪怕是凶宅,也不会便宜一千多万,一般也就300万到500万的价差。”
杭州近几年房价飙升迅猛,按时价估测,林生斌、朱小贞夫妇单蓝色钱江一处资产价值已近5000万元。

蓝色钱江住宅只是夫妻两方共同财产的一部分。有网友根据林生斌家庭房产、公司股权、直播卖货销售额等预估,林生斌方总资产不少于1个亿以上,已是亿万身家的富翁。  
据天眼查显示,林生斌所有任职企业共计13家(3家已注销)。目前存续的10家公司中,朱小贞持股3家,为杭州御垅正衣服饰有限公司、杭州着笔服饰设计有限公司和杭州睿尚服饰有限公司,分别持股90%、40%、40%。粗略计算,资本若实缴,朱小贞合计出资约120多万元。
杭州御垅正衣服饰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3月20日,纵火案发生前3个月,这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仍为朱小贞,公司目前仍正常存续。按照相关规定,法定代表人去世,应到工商局办理登记变更手续。
现存的与林生斌有关的10家企业中,有5家是在案发后成立的,分别为杭州格然服饰有限公司、邳州市磊格翔服装店、广州鑫意投资顾问有限公司、杭州乐活几何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和杭州余杭林生斌服饰商行。

其中,2019年8月27日成立的杭州乐活几何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最高,为500万元,林生斌出资比例达到95%,其本人同时是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股权信息显示,乐活几何的另外5%股份由自然人林云婷持有,另外一家2014年成立、但1年后注销的杭州夏词服饰有限公司也有林云婷20%的股份,她在两家公司担任的职务均为监事。
林云婷可能系林生斌亲属。据林生斌代理律师曹刚回忆,当年办案期间,经常来往杭州,每遇林、朱家热情相待,相对来说,朱小贞方面对接人是朱庆丰,很少与其父母照面。与林生斌方接触频密,林的兄弟姐妹甚多,且都住在一起。
而另两位林姓人士林生锋、林宜盛也在多家公司担任股东或董事、监事、经理等职务。按照注册资本综合计算,林生斌目前持有各家公司股份对应出资应为713.5万元,叠加朱小贞与其余几位“林氏”股份的价值已经接近900万元。
另外,这几年,林生斌不断通过个人社交平台直播卖货,并且销售额不菲。有网友扒出林生斌在抖音的带货数据,最近一年开了24场直播,销售额为5877万,累计总销售额达到3.22亿。
网民一片愤怒的质疑声中,7月1日,当年索赔案林生斌的代理律师曹刚率先发声,证实“达成和解后,三原告均已获得和解款”。
紧接着,7月3日,朱小贞父母的代理律师林杰也发文说明
凶宅
:“刑事追责结束后,林生斌和朱恒仁、徐玫枝(朱小贞父母)共同向杭州中院提起生命权纠纷民事赔偿诉讼,后各方在法院主持下和解结案,三位原告均签字确认,对方也向上述三位原告支付了赔偿款。”
双方代理律师共同发声证明,当年的赔偿款已经落实到位。至此,吃瓜群众们热衷的谈资,即朱庆丰所说“我妹留给二老的”,应当另有所指。真正引发朱、林两家矛盾的,或为朱小贞的遗产分割问题。

在法律上,属于朱小贞的财产,朱小贞父母都有继承权,关键是看继承权的多少。
“朱小贞和三个孩子互相有继承权,朱小贞名下的遗产继承人就有6个(父母+三个孩子+林生斌),她的父母有(朱小贞遗产)三分之一的继承权。”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庄燕群律师表示,对于千万豪宅,属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购买的房产,如果没有特别约定,哪怕户主登记为林生斌,“也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户主是谁都不影响”。
两人持股的公司如果是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开的,“可能公司股份拟定有差异,但如果没有特别约定,一般都视为夫妻共同财产,对半分割”。庄燕群表示,目前不清楚朱小贞具体有哪些财产,如果房产属于夫妻共同财产,那么其中一半房产价值以及房产对应的赔偿款中的一半应该属于朱小贞的遗产进行继承,另外朱小贞的人身损害赔偿款也属于可继承的遗产,以及朱小贞与丈夫共同注册的公司股权,夫妻共同财产分割后,属于朱小贞部分股权也属于可继承的遗产。
杭州盈科律师事务所徐灿飞律师也明确表示,朱小贞的父母属于朱小贞的法定继承人,在她没有订立遗嘱的情况下,她的继承人均等分割。如果无法确定三个孩子跟她的先后死亡顺序,根据民法典规定,推定长辈先死亡,也就是她先死亡,那么她的法定继承人就有林、三个孩子、她父母6个人,同时也要注意她与林的夫妻共同财产,要先划分掉林的那部分后才作为她自己的遗产。

“赔偿金大人小孩没有差异,浙江省的死亡赔偿金公式为:(60周岁以下人员)=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人或者农村居民纯收人x20年。”徐灿飞律师称,遗产基本上就是车子、房子、存款这类的,但是目前不太清是否是共同财产或者他们的个人婚前财产,死亡赔偿金不属于遗产,但是分配方法是参照遗产分配的。
朱小贞身后的死亡赔偿金,加上公司资产、夫妻共同财产等等,累计起来,也不是一笔小数目。
表面上的继承人是朱小贞父母,但朱的父母年事已高。将来利益相关方很可能是包括朱小贞二哥朱庆丰在内的朱氏一族。
2005年,理发小哥林生斌遇到当时在武林路开服装店的浙江姑娘朱小贞,两人突破阻力、相识相恋,最终走向婚姻殿堂,随后,朱牵引着林一起在这座陌生的城市共同创业,打拼努力。12年后,他们的幸福生活因一场火灾突然终止。
火灾四年后,伴随林生斌再婚生女风波,一场遗产继承大战已不可避免地拉开序幕。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